关灯
字:
    柴家众人眼瞅着贵妃忙前忙后,只当是她做的,顿时心里都蒙上了一层浓浓的阴影,只碍于肚子饿的不行,不吃就得挨一晚上的饿,纯粹是硬着头皮往嘴里捅饭,却不成想味道却是极好的。

    这一前一后的对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经历过深痛才能更知道幸福的,柴家人从来没有过如此感恩上天的时刻。

    风卷残云。

    柴老太太哪里还用吃,一打眼一闻味儿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皱着眉,看了看美滋滋还小口小口吃饭的顾洵美,以及站在自己手边儿不怎么敢伸筷,明显意识到自己错了的柴海棠,到底还是把到嘴边儿的话给咽了回去。

    柴海棠愿意帮一把就帮一把吧,原本姑嫂俩就不怎么亲近,若是因为这一小小的善意俩人处好了,不论是将来要嫁出去的闺女,还是有个傻相公的四儿媳妇,以后有个互帮互助也是好的。

    至于二儿媳妇,她连想都不用想,让她占便宜一个顶俩。

    “别光吃饭,也多吃点儿菜吧。”柴老太太沉声道。“今天辛苦你们姑嫂俩了。

    柴海棠只以为这回不至于挨揍,却肯定逃不开一顿训,尤其看见自家老娘那脸拉的都快砸脚面上了,她就更忐忑了。

    她也不知道柴老太太是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反正这一关是过了,顿时就松了口气,狠狠加了一大筷子菜送嘴里。

    “是啊,海棠越来越能干,菜是真好吃。”柴二嫂皮笑肉不笑,冲着贵妃嗤笑了一声:“只是累着了小姑子,一个人顶两个人用。”

    “那可不,多亏了海棠,要不然我一个人真的手忙脚乱没个依靠,手还生着,又得苦了大家吃不好了。”贵妃从专心致志的用膳大业中挪出一小部分精力,一边喂木墩儿一边柔声细语地道:

    “要说咱家海棠秀外慧中,又懂事又能干,以后谁家娶到可算逮着了,烧了八辈子高香的福份。”她继续道:“哪里是一个顶俩啊,一个顶仨。要不是芳青在养着身子,我们可不就是仨人吗?”

    木墩儿跟个兔子似的小嘴巴巴嚼着贵妃捅进去的萝卜缨,闻言好悬没喷出来。

    这话让她说的,柴海棠和柴芳青的屁股都挨了抽,偏海棠没事儿人似的什么活儿都没落下,柴芳青一躺就是一天连饭都得端到眼巴前,就差让人喂了。都是挨了柴老太太的打,知道的是柴芳青娇气,柴二嫂护犊子,不知道的还当柴老太太偏心眼儿,自个儿闺女手下留了情,倒对外孙女下了狠。

    便宜娘看来是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还没等站稳脚跟就话里带刺给刺了回去。

    要他说,柴二嫂就得这么对待,这种人他见得多了,欺软怕硬,你越低声下气,人家越是吃定你,欺负都能欺负死人。

    辛苦个屁!柴二嫂几乎爆粗口,谁年轻的时候不是这么过来的?

    不去种地,可不就得在家收拾屋子做做菜吗?家家都是这么过的,到了柴家闺女身上就处处是闪光点?这马屁拍的也太恶心人了,夸的是海棠,讨好的却是柴老太太。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顾洵美脸皮这么厚,心眼儿也忒多了?!

    问题是你夸就夸,拍就拍呗,还拉一个踩一个。芳青本来就是大闺女了,有她爹娘教育的,还有外祖母拿起棍子抽的?就是身子弱歇两天又怎么了,她做娘的少干了什么吗?至于把她闺女也拉出来当牛做马的?使唤谁呢?

    柴二嫂越想越憋屈,可惜要说的太多,一时不知道从哪里下嘴,不等说出话来倒把脸憋通红。

    “快吃你的饭吧。”最了解柴二嫂的莫过于柴二哥,一看她屁股一撅就知道她要拉什么屎。

    昨天就因为她,在饭桌上吵,回屋又和他吵,把二老都给惹急了,连平日少言寡语的亲爹都开了尊口,要把他撵出去,再由着她作妖,这么大人天天挨父母骂,哪怕不给他们哄出去就够没脸的了。

    所以不等柴二嫂发作,就在桌下踢了她一脚。老四媳妇的话是不大中听,可是怎么说――不疼不痒的几句话,真要借着由子吵起来也不值当。

    贵妃笑眯眯地只当没瞧见,她得告诉柴二嫂,她不惧她。

    真当她在后宫是吃素的,软软柔柔一朵小白莲,坐等老皇帝良心发现保护她?在宫里除了阴谋诡计实打实的考验智商,其余时间全靠嘴炮好么?

    耍手段论阴谋,她还有可能一时不察着了些许的道,可是要论打嘴炮她就没输过!

    她不过是初来乍到的,还没放开,给彼此个面子,她要不发发威,还真拿她当病猫欺负啦?!

    三句话上来就敲打她,拿她当和尚的木鱼,还敲习惯了?

    谁惯的她?

    不过贵妃也不是横冲直撞地针锋相对,软不软硬不硬地刺你两句,你受不了闹大起来就是你吃亏,正巧昨天的底火还在,她就不信柴家二老就一直忍柴二嫂作天作地;如果能忍下来,那么以后……她会让她忍成习惯的。

    “海棠可帮了我的大忙,一天下来可累坏了吧,一会儿吃完饭你就回屋歇着,接下来的事就都交给我了――”贵妃眼瞅着柴二嫂嘴角直抽筋,指不定就要冒出什么话,没等她开口,就给堵了回去。

    柴海棠一怔,“我不累,四嫂――”

    “你不累,四嫂看着你累,看着你都心疼。快回屋趴会儿,以后我慢慢上手,就不至于这么苦着你了。”

    两人这顿谦让,可把柴老太太心里给甜坏了。

    只觉得这四儿媳妇是个有心人,没白辛苦了自家闺女,人家心里有数。有些人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巧使唤人就没意思了,谁也不傻,一回两回行,三回四回谁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冲四儿媳妇知书达理的劲儿,没准真像她说的是烧坏了脑子,把以前的事都忘了,却不是人家撂挑子不想好好过日子。

    是他们柴家以小人之心――用亲家的话是怎么个说法,用小人的心想人家君子的肚子了?

    木墩儿眼巴巴地看着贵妃长袖善舞,把柴老太太哄的眉开眼笑,早没了之前那股子凌厉气势,连柴老爷子都不禁看她点了点头。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算是便宜娘旗开得胜了。

    一下午,把柴海棠给拢住了,嫂子小姑亲亲热热的都快擦出火花了,柴家二老也哄的心花怒放,不仅如此,还顺带踩了柴二嫂两脚――

    他这个假儿子却不知道又会是怎样一种对待了……

    他提心吊胆,爬回西屋炕上等最后的判决。直到月黑风高,才算把贵妃等回来。

    屏住呼吸,他还没等想好该从哪里开头,就见人家爬上炕倒头就睡。

    “……”

    这是在给他下马威,让他主动老实交待?

    木墩儿犹犹豫豫,蹑手蹑脚地爬到炕的另一头:“娘唉――”

    “滚!”

    还没等他说完,只觉得一条大长腿带着风就扫了过来,他这小身子骨就地滑出两三尺,不轻不重地就挨了一脚蹬子。

    “你管谁叫娘呢,你岁数比我还大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