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星光淡淡,透过雕花的窗户,轻轻地洒落。

    张盼盼躺在床上,光洁的脸颊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好似做了什么美梦一般。

    哈哥从张盼盼怀里爬出来,想了又想,叼起纸笔,迈着小短腿走向师傅孔天的房间。

    哈哥猜测师傅孔天应该没睡,因为像他这样奋发图强的绝世强者,睡觉应该是一件很浪费生命的事情。

    果不其然,孔天没有睡,他盘膝而坐,浑身散发出有薄雾般的光辉。

    哈哥趴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孔天修炼,百无聊赖之下,在纸上胡乱画着着什么。

    “呼”,良久以后,孔天终于从修炼状态下醒了过来,脸色并不好看。

    哈哥激灵了一下,赶紧翻过白纸的另一面,迅速写道:“师傅,你的伤势怎么样?”

    孔天摇摇头,低声咒骂道:“该死的第五军,故意在外面设埋伏,我一时不察,导致经脉受创。”

    “那怎么办?”哈哥有些紧张,赶紧写道:“有没有什么丹药,或者什么方法能恢复过来?”

    “当然有”孔天很肯定:“据我所知,有一种草药就是专治经脉的伤势。”

    “哦,那就好”哈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很是开心地写道:“那咱们明天去野地里看看,说不定能挖出什么疗伤的草药出来呢?”

    “嗯~”孔天用很奇怪地眼神看着哈哥,这小家伙就算是灵智再高,生活阅历达不到也不行啊。

    哈哥被孔天看得发毛,有些迟疑地写道:“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吗?”

    “对,说错了”孔天笑了笑:“野地里找适合的草药,跟大海捞针差不多,我从来不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样啊”哈哥恍然大悟,瞬间想到:“那我们就去买草药,有钱能使鬼推磨,草药什么的也一定不再话下。”

    “可是,我并没有钱啊”孔天一摊手,很光棍地说:“而且我需要的草药很特殊,不是一般渠道和价格能够买到的。”

    “呃”哈哥蛋疼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师傅您老人家还想不想好了?

    “不过,有人有办法”孔天挠挠头,有些头疼地说道:“但是,我不想求他,他太烦了。”

    “啊咧”哈哥瞪大了狗眼,师傅你傻吧,恢复伤势和面子比起来,孰轻孰重,您心里面没个谱吗?

    “算了,不想了”孔天不以为意,瞥了一眼哈哥,好奇地问道:“你刚才画的是什么?让我看看。”

    “不要”哈哥想要阻止,但已经晚了,而且就算不晚估计也没用。

    “这是什么玩意啊?”孔天的嘴角抽了抽,疑惑地看着哈哥。

    哈哥从孔天手上叼下白纸,然后很是认真地标示出来三个字:“自行车。”

    “自行车?”孔天低下头,看了又看,好像是有点机械产品的样子,但这玩意能运转吗?

    哈哥点了点头,继续在白纸上标注:这是车架、这是轮子、这是脚踏、这是刹车、这是链条、这是车把……

    “咦,有点意思”孔天的兴致被提了起来,仔细捉弄了一下,这玩意好像还真能用。

    “不错,不错,这玩意,哦,不,自行车是脚踏前行的吧?”孔天尝试地问了一句。

    “汪”哈哥应了一声,继续在白纸上写道:“人踩脚踏,力量通过链轮、链条传递到后轮,从而使自行车不断地前进。”

    “嘿”孔天乐了,摸着哈哥的狗头,很是满意地说道:“没看出来,你还有研发机械产品的天赋啊。”

    哈哥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他倒是没有什么研发的天赋,可是依葫芦画瓢还是毫无压力的。

    “徒弟,这张纸我要了”孔天霸气地说道,他拿自己徒弟的东西,不需要跟徒弟商议。

    哈哥也不介意,就是白纸上面那些狗爬一样的字迹,让哈哥觉得没什么收藏价值。

    孔天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小心地叠好自行车图纸,满意地收入怀中。

    哈哥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孔天师傅看着也不像是热爱研发事业的人啊,要这破图纸有什么用呢?

    好像感受到了哈哥的疑惑,孔天得意地说道:“你师傅我不喜欢求别人,但如果是等价交换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呵呵,是吗?”哈哥咧了咧嘴,有些不相信,就您那暴脾气,能让您等价交换的人估计没几个吧。

    孔天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越想越开心,越想越满意。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的运气就是好,例如我孔天,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得到恰到好处的帮助。

    “徒弟”孔天乐开了怀,很是豪爽地问道:“你想要什么东西,哦,算了,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哈哥比孔天还尴尬,您果然是第一次当师傅,说话做事一点没给人靠谱的感觉。

    “吭吭”孔天干咳了两声,继续问道:“你有什么想学的功法?尽管说,你师傅我读遍水之国的功法典籍,虽然记不太全,但大致都略懂一二。”

    “呼”哈哥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大半夜来找孔天,确实是有事相求,不然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

    “来来来,写出你想要的东西”孔天随手召出一张白纸,递到哈哥跟前。

    哈哥知道孔天的性子,也不再客气,很是郑重地、一笔一划地在白纸写道:“师傅,您能不能指点一下张盼盼,她对我可好了。”

    “哦,这个要求”孔天有些错愕,他还以为哈哥想要什么功法呢?他都做好了传授SSS级终极禁术的准备,结果哈哥提出了这个要求。

    “不行吗?”哈哥有些忐忑,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要求,这师傅不会那么难以沟通吧?

    “当然不是”孔天依旧很霸气地说道:“一头牲口是溜,两头牲口也是溜,我连你们两个一起指导,不费什么功夫。”

    “我靠”哈哥内心的阴影面积迅速扩展开来,他觉得自己师傅这种口无遮拦的性子,一定在水之国得罪权贵无数,能够活到现在纯属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