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失败,意料之中的失败。

    这种简单的声东击西根本无法骗过追逃小队,孔天很清楚,当年自己训练他们有多严格,今天突围的难度就有多大。

    “这种程度想拦不住我,不可能”孔天肌肉块块隆起,眼中精光爆闪,狂态毕现:“本天才才不是你们这些杂鱼能困得住的,百鸟朝凤~凤点头!”

    一瞬间长枪如凤凰点头般点出百击,如狂风暴雨般同时进行一对十的全面攻击。

    破开十全大阵的方法很简单,只要能同时压制住十位施术者就行了,可是,难就难在,今天的施术者是十位元婴高手。

    想要同时压制十位元婴高手,那是化神强者才有的能力,很可惜的是,孔天是元婴巅峰,暂时还没有突破化神。

    十位黑衣人压力陡增,精瘦黑衣人吃力地劝说道:“何必呢,教官,您不用数年就能突破化神,只要不是犯了反人类罪,化神强者都是享有豁免权的。”

    “哈哈哈哈”孔天越来越癫狂,放声大笑:“你们太小瞧突破化神的难度了,神的领域,又岂是凡夫俗子能够肆意窥视的!”

    “但是我们相信你,比你自己还相信你”精瘦黑衣人自然知道突破化神的难度堪比登天,可孔天不一样,就算是几年内突破不了化神,十几年、几十年也铁定没有问题。

    三十老元婴,五十少化神,在大国已经成为公认的真理,没有化神不是白发苍苍的,而孔天正值壮年,他甚至有可能在突破化神之后,冲击真神境。

    “少废话,我命由我不由天”孔天越发疯狂,周身的灵气已经凝成实质。

    十位黑衣人脸色涨红,没有一个人丝毫懈怠,都在疯狂输出灵力维持十全大阵。

    “啊啊啊”孔天嘶吼着,口中已经开始溢出鲜血,“嘭”,直接同一时间逼着十位元婴同时退了出去。

    “噗”,十位黑衣人心神巨震,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呃”,孔天顿了一下,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他能连续重创第五军、第二军,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势。

    十位黑衣人退到外围,趁着孔天停顿的功夫,又一次把十全大阵支撑起来。

    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孔天想要突围的难度更大了。

    “啊”孔天浑身颤抖,灵气暴动,死死地把长枪抵在十全大阵上。

    长枪都被压弯了,孔天也没有捅破合十位元婴之力维持的十全大阵。

    突然,其中一个黑衣人脚下一软,直接坐了下去。

    “咔嚓”,十全大阵瞬间告破,如同惊涛骇浪般的灵气直接奔涌而出。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十位黑衣人直接被惊涛骇浪般的灵气拍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哈哥趴在草地上,紧紧地抱着破葫芦,依旧感到耳边的灵气风暴呼呼地刮。

    “真强啊,仅仅是战斗余波都能掀起风暴”哈哥闭着眼睛,把头深深地埋在草丛里。

    “是谁?”孔天拄着长枪,警惕地说道:“出来。”

    “啊咧?!”哈哥一脸懵逼,被发现了,果然,我在真正的强者面前还是很垃圾。

    “阁下是想让我请您出来吗?”孔天冷冷地说道。

    “汪汪”哈哥吓了一大跳,等孔天来请,自己还不成为一团狗肉泥了。

    哈哥条件反射般地举起了狗爪,示意:我投降,别杀我。

    “啪叽”,破葫芦掉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掉了一地的练气丹。

    哈哥心里发苦:该死的高科,给我这个破葫芦,我诅咒你生儿子没丁丁,哦,不,你这种人渣,怎么可能找得到女朋友呢?

    “呵呵”孔天的眉头轻挑,有些诧异:“看来您比我还狼狈啊。”

    “呃?”哈哥愣了一下,孔天这是跟我说话吗?不过,看着我色彩光泽的毛发,你怎么会认为我比你狼狈呢?

    正待哈哥迷茫错愕之际,一个阴影从后面笼罩住了他。

    “汪”哈哥尴尬地叫唤了一声,高高地抬起头,仰视着突然出现的阴影。

    “咦”哈哥诧异了,来了个同类,而且和我长得好像。

    一样的白色毛发,一样的肉色小爪,一样的蓝色眼睛,简直就是一个大号般的哈哥嘛。

    哈哥眨巴眨巴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您是谁啊?”

    一阵汪汪声响起,大号般哈哥用狗语回答道:“二哈,我是你母亲大哈。”

    “什么?”哈哥直接懵逼,我也是有母亲的吗?为啥我没什么印象呢?

    “二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大哈妈妈舔了舔哈哥的狗头,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生产你的时候,狗族遭到妖族突袭,死伤惨重,妈妈不得不把你扔在外面。”

    哈哥的狗脸瞬间被泪水打湿,他有些不知所措,事情太复杂了,世界上还有狗族这种东西吗?

    “犬王大人,您的身体很不乐观啊”孔天的眼睛微眯,毫不客气地指出。

    大哈妈妈点了点头,苦涩地说道:“没错,我受了重伤,命不久矣。”

    “哦”孔天随手召起了一个暗镖,面无表情地问道:“那您还动用暗器来帮我,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大哈妈妈顿了一下,温柔地看了哈哥一眼,然后鼓起勇气说道:“我想你能收二哈为徒。”

    “啊?”孔天感到有些好笑,一脸揶揄道:“犬王大人,您确定要让王子殿下拜我一个人族重犯为师吗?要知道,我现在过得也是朝不保夕啊。”

    “无碍的”大哈妈妈摇摇头,轻轻地说道:“比起规则,我更相信力量。对于一个必将成为化神的存在,这点小罪完全无伤大雅。”

    “好吧”孔天耸了耸肩:“只要您不介意,我倒没什么好说的,权当还您这次帮助的恩情吧。”

    “多谢”大哈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亲吻了一下哈哥的额头,温柔地说道:“二哈,你一定要活下来,记住我们天狗血脉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