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哈哥的狗眼瞬间恢复了神采,水之国,虽然现在还只是一个毫无概念的名词,但它却是未来哈哥重新做人的希望。

    既然确定了自己可以修炼,可以说话,也有机会化为人形,哈哥就彻底放肆、放荡、放开地去吸纳灵气了。

    哈哥默念《鲲鹏引气诀》,很快就感觉到两只前爪外侧的手太阴肺经隐隐发涨。

    “咦”哈哥有些疑惑:“打通十二正经有那么容易吗?难道是因为我天生对灵气特别亲和的缘故?”

    哈哥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不过,在它身边有数十个随时准备提供帮助的热心同学和老师。

    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哦,不,有狗能够修炼如此迅速的。

    邱老师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从早上哈哥刚开始修炼,这还不到两个小时,一条经脉就要被打通了?!

    “不可能”邱老师很是肯定:“灵气再亲和的生物也达不到这种速度,更何况,刚才哈哈四周的灵气并没有太大的波动。”

    “那怎么办呀?”张盼盼急得不得了,自己父母常年不在家,好不容易捡回了哈哈,可千万不要出问题啊。

    哈哥晃了晃身子,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反而因为快要打通了手太阴肺经,整个人,哦,不,整个狗的肺活量已经突飞猛进了。

    哈哥感受到了修炼的好处,抖擞了一下精神,不管不顾,继续吸纳灵气。

    周围的灵气很淡薄,哈哥的身体像一个灵气的洼地,吸引着灵气快速地进入体内。

    邱老师动用精神力观察哈哥体内的灵气流动,以便能够随时出手阻止突发情况。

    哈哥用意念控制着灵气,一股一股地涌向手太阴肺经,渐渐地,前爪外侧的位置有些刺痛。

    邱老师有些皱眉,心中暗道:“灵气冲得太猛了,不过,哈哈是第一次冲脉,应该问题不大。”

    “砰”、“砰”、“砰”……,如同小指粗细般的灵气流,不断地冲击着手太阴肺经的通路。

    “嗡”,灵气流贯通手太阴肺经,来到经脉交接的关卡处,发出一声闷音。

    邱老师的表情有些诧异:“才一个小时就贯通手太阴肺经,要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就无法相信。”

    “咔”、经脉交接的关卡处,出现一条裂缝。

    “什么?!”邱老师脸色大变,难以置信。

    “咔”、“咔”、“咔”,经脉交接的关卡处,裂缝越来越多。

    邱老师惊呼:“这,这,哈哈竟然在冲击两条经脉交接的关卡,难道,它还能突破到下一条手阳明大肠经不成?”

    “咔嚓”,手太阴肺经和手阳明大肠经交接的关卡处,瞬间被狂暴的灵气流击穿,哈哥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

    到了手阳明大肠经,哈哥体内突然涌入了更多的灵气,如同拇指般粗细的灵气流以更快的速度冲击着手阳明大肠经的通路。

    “天啊,哈哈体内竟然有如此多的灵气储备,怪不得能够势如破竹地打通经脉”邱老师震惊无语。

    “不对”邱老师表情凝重,短时间内如此狂暴的灵气流动,根本就不是正常经脉能够承受得了的。

    “什么?”邱老师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哈哥的经脉刚被狂暴的灵气流破坏,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修补如初。

    “超速再生,传说中的天赋神通~超速再生!”邱老师只想到了这一种可能。

    天赋神通,是天生的神通力量,或许是父母血脉遗传下来的,或许是后天变异的,原因很多,不一而足。

    其中,超速再生是天赋神通领域中的佼佼者,能够让神通者获得极其旺盛的生命力,迅速弥补一切损伤。

    ……

    “嗡”,真气流顺利贯通手阳明大肠经,来到经脉交接的关卡处,发出一声闷音。

    “咔”、“咔”、“咔”,手阳明大肠经与足阳明胃经交接的关卡处,也开始出现了裂缝。

    “糟了”邱老师暗道不妙,哈哥已经连续贯通了两条经脉,早已超出初级修士的极限,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

    可是,邱老师又无法强行制止,因为哈哥的灵气流大部分来自于体内,外界的灵气还能阻断,体内的灵气怎么冻结呢?

    “咔嚓”,第二个经脉交接的关卡被破开,狂暴的灵气流瞬间涌入第三条足阳明胃经。

    “咕噜噜”、“咕噜噜”,哈哥的肚子里面一阵排山倒海。

    邱老师愣了一下,左手迅速掩面捂鼻,无奈地低声道:“打通手阳明大肠经,肠道毒素排泄开始!”

    “啊咧”,众学生瞬间反应了过来,一阵狼奔逐突。

    “嗖”、“嗖”、“嗖”,邱老师右手提起哈哥,几个高速移动,直接来到厕所,猛地把哈哥扔了进去。

    “噗”,一个奇臭无比的响屁应运而生,瞬间弥漫了整个厕所。

    “谁放的屁,怎么那么臭?快逃啊”有学生提着裤子狂奔而出。

    “嘭嘭嘭,救命啊,我中毒了,受不了啦”有学生拍着厕所门,无力地哀嚎。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有学生直接被臭哭了,泪水止都止不住。

    “吱~~”,有学生用手指狠狠地划着厕所门,发出刺耳的声音,显示着内心的挣扎、绝望与愤怒。

    ……

    厕所内的一片哀嚎,就连始作俑者哈哥也是泪流满面,悔恨交加。

    哈哥很想逃,可是某个部位还在进行着酣畅淋漓的排泄活动,这是不自主的生理反应,完全不以哈哥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愁啊愁,愁就白了头,自从我变成了一只狗,眼泪呀就止不住的流……”

    “扑通”、“扑通”……,排泄活动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哈哥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来了这首悲伤的狱中之歌。

    厕所实在太臭了,除了已经昏倒在厕所的几个倒霉蛋之外,谁也呆不下去。

    半个小时后,哈哥终于撅着火辣辣的小屁股,艰难地迈开四肢,摇摇晃晃地离开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