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醉风此时已经溜进了玛拉顿洞穴。洞穴潮湿而阴冷,在阴影里面还潜伏着萨特——这种全身长者毛发,有着犄角和蹄子的恶魔总是喜欢躲在看不见的地方,伺机偷袭。

    醉风实在是不愿意,也没时间和萨特纠缠,干脆再用出了元素分身,土、风、火三个分身去往三个方向,寻找着扎尔塔灵魂的踪迹。

    ……………………

    正面战场上,凯恩·血蹄还在苦苦支撑,他的全身都被自己的鲜血打湿了,皮肤被碎石划出了道道伤痕,虽然眼神依旧锐利,但动作已经迟缓了许多。

    作为土元素公主,瑟莱德丝的长项并不是进攻,所以即使自己有巨大的优势,她也只能用纯粹的力量试图碾压对手。还好凯恩·血蹄已经晋级为传说战士,对于力量本身有了更为出色的理解,虽然现在身体状况看起来惨不忍睹,但是面对瑟莱德丝公主的每一次攻击,他都能够把一部分力量偏移给了大地,实际上自己受到的伤害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

    此时的凯恩·血蹄如同一张被绷紧的弓弦,时刻有断掉的可能,瑟莱德丝公主的每一次攻击,都几乎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忽然,正在观战的玛拉顿可汗发现醉风不见了,略微思考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回头向玛拉顿洞穴赶去。等他赶到了玛拉顿洞穴深处的时候,他愤怒地发现游荡在这里的扎尔塔灵魂不在了!

    跟随留在地上的脚印,玛拉顿可汗远远看到了向着战场狂奔的醉风和扎尔塔灵魂,看距离是追不上了,无奈之下玛拉顿可汗卯足了力气,掷出了自己的长矛。

    长矛的角度刁钻,避无可避,醉风见状只能运起了真气,硬扛下这一矛。

    “金钟罩!躯不坏!”

    沉重的长矛抽在了醉风的背上,醉风顺势翻滚,卸掉了一部分力量,并没有停下来,继续带着扎尔塔灵魂一路狂奔。

    ……………………

    凯恩·血蹄已经数不清自己挨了瑟莱德丝公主多少巴掌了,自己只能麻木地举起武器,迎接下一次攻击——四肢肌肉充血严重,内脏收到了剧烈冲击,嗓子有血腥味耳朵里有嗡嗡声,凯恩·血蹄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虚弱,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更不知道下一次攻击能不能接住。

    “收手吧瑟莱德丝。”终于远处传来了扎尔塔的声音,“我们需要做个了结了,我的爱人。”

    听到了这个声音的瑟莱德丝立刻抛下了凯恩·血蹄,飞奔向了扎尔塔的灵魂。

    “扎尔塔!你为什么要离开玛拉顿?你的灵魂会消散的!”

    “瑟莱德丝,亲爱的,我们是时候结束这恩怨了,我不能一直和你在玛拉顿里以灵魂的状态厮守,却任凭我们的孩子肆虐在大地上,肆虐在我们、你的母亲、我的父亲都深深眷恋的土地上。”

    “我不应该强留在这。”

    此时的瑟莱德丝公主已经嚎啕大哭了起来,歇斯底里地呼喊着扎尔塔不要离开自己,但是扎尔塔的灵魂越来越淡,表情却越来越安详:“亲爱的,这千万年的时光中我已经看透了生和死,能和你相爱,是我最大的幸运,你永远是我心里面,当初那个在凄凉之地迷路的迷糊公主。”

    “我的父亲曾经警告我,你是石母唯一的女儿,继承的主要性格就是暴躁,要我对于我们的结合多加考虑,但是我从不后悔——一个本性之中暴躁易怒的公主,在面对我的时候却从来都是微笑,我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我自己的内心呢?”

    “傻丫头,当初我的孩子杀死了我,我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怨恨,因为我知道,他们继承了你的暴躁,他们和你不一样,你用爱情压制了自己的本性。”

    “但是他们毕竟是我们的孩子,我也幻想有一天他们能够幡然悔悟,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明白了,我们的子嗣难以被救赎。”

    “亲爱的,也许这就是我最后的遗憾了吧。我的瑟莱德丝,别为我流泪,这并不值得伤心,你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我真正死去之后,会请求父亲把我的心和凄凉之地联系在一起,用另外一种方式陪伴着你。”

    “这片原野上的虫鸣鸟叫,都会是我给你唱的歌曲,一如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样。”

    已经渐渐透明的扎尔塔灵魂看向了醉风:“熊猫人,我请求你把我的心带给我的父亲,去北面的灰谷寻求暗夜精灵们的帮助,他们能指引你找到我的父亲。”

    “请你告诉我的父亲,他猜错了,和瑟莱德丝在一起,我从不后悔。”

    此时此刻的醉风,心里五味杂陈。

    本来自己只是想要请扎尔塔化解这次的战斗,没想到扎尔塔竟然以此作为契机,干脆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感觉,让醉风痛苦不堪。

    另一边,扎尔塔的灵魂终于消散了,只留下了一颗翠绿色的、还在跳动的心,瑟莱德丝公主抱着扎尔塔之心痛哭失声,泪水落在了大地上,让一个个悲伤的土元素破土而生。

    “瑟莱德丝公主……”醉风硬着头皮开口,“很抱歉这一切,这并不是我所愿意的,但事已至此,还请节哀……”

    瑟莱德丝公主眼里充满了悲伤:“我不怪你,也不想去怪任何人。你叫醉风是么?希望你能按照扎尔塔的遗愿,将他的心脏带给塞纳留斯。”

    “等我的爱人和凄凉之地合为一体,我会回来,永远守护着他。”

    “再见了……”

    瑟莱德丝一步一步走回玛拉顿的深处,岩柱回落,水路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不省人事的凯恩·血蹄和醉风手里跳动的扎尔塔之心。

    木筏上的牛头人久久无语,说不清是土元素公主强大的实力留下的震撼比较大,还是元素公主的爱情故事造成的冲击比较大。

    随波逐流中,牛头人到达卡利姆多西海岸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