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随着怒吼的响起,地动山摇之中,大片的石柱升起来阻断了水路,打乱了牛头人的船队。滚滚的浓烟散去,一个肥硕可怕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无论在牛头人还是熊猫人看来,这位都只能用丑陋来描述……

    无比肥硕的身体,乱糟糟的毛发,一个脑袋上却有三张脸,四个挥舞着的粗壮手臂带着各种各样的诡异饰品,走一步地动山摇,说句话烟尘四起。

    居然是这货……

    醉风无奈捂脸,而在场的牛头人则已经集体目瞪口呆。

    “凡人们!虽然我的子嗣让我失去了我最爱的人,但是终究是我的子嗣,我答应过扎尔塔要庇护半人马,并且救赎他们,而你!”这位肉球伸出手指向了凯恩·血蹄,用带着浓重口音的通用语说到,“你杀害了我的子嗣!之后居然还敢来玛拉顿惊扰我和我的爱人!我以石母之女,玛拉顿公主瑟莱德丝公主的名义,审判你们!”

    公主?!就这货?!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心灵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和震撼,难以想象这样丑陋的角色居然敢于自称公主,还想要审判凯恩·血蹄!

    而醉风和凯恩·血蹄这才意识到,当初玛格拉姆可汗临死之前的诅咒并不是无谓的哀鸣,而是真正的、源自于血脉的诅咒!

    醉风急忙一把拉住了试图发起冲锋的凯恩·血蹄,开口向瑟莱德丝说到:“尊敬的土元素公主,我们无意冒犯,更无意打扰您和扎尔塔在玛拉顿的日子。我曾经路过了深岩之洲,有幸聆听了石母瑟拉塞恩的教诲,她是一位宽厚的长者,我相信您也是一位爱好和平的公主吧。”

    看到瑟莱德丝的态度有所缓和,醉风继续说道:“您是知道的,半人马们虽然是扎尔塔的后裔,但是完全没有继承扎尔塔的优点,反而肆虐在整片凄凉之地上,我和我的牛头人朋友如今更是无奈打算离开凄凉之地。冲突是难以避免的,所以我们和玛格拉姆可汗进行了一场公平的一对一较量,我的朋友最后胜利了,我想公主您是不会否认决斗的公平而迁怒于我们的吧?”

    “是的,凡人,我只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我子嗣的血脉诅咒,只有他一个人动手,根据他的实力,我相信这是一场公平的一对一决斗。”

    就在醉风一位自己说服了瑟莱德丝公主的时候,对方的下一句话让他如坠冰窟。

    “那么,就由我来和你进行一场公平的一对一对决吧,牛头人!”

    气氛凝重了下来。

    醉风和在场的牛头人都感受到了这位瑟莱德丝公主的强大,玛加萨·恐怖图腾甚至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调动土元素的力量了!

    “请稍等,容我和我的朋友说两句。”

    瑟莱德丝公主无所谓地点点头,又不怕这群牛头人跑掉,她完全不在乎这些小伎俩。

    “长话短说,这位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土元素领主、地母瑟拉塞恩唯一的女儿!她当初和半神塞纳留斯之子扎尔塔相爱,最后诞生了他们的后裔半人马……如今的情况非常棘手,这位的实力太强了,我想就算凯恩也不是对手。”

    凯恩·血蹄不甘心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刚才试图说服她,但是显然说服失败了,我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凯恩你来拖住她,我去玛拉顿的深处,寻找扎尔塔!我敢肯定瑟莱德丝公主出来寻仇,扎尔塔一定不知道,只要我找到了扎尔塔的灵魂,我们就可以让扎尔塔说服瑟莱德丝公主了!”

    牛头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交流了一番后,发现这似乎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凯恩,你一定要撑住了!还好她是以防御著称的土元素公主,并不是狂暴的火元素,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能够等到我的支援。”

    凯恩·血蹄凝重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玛加萨·恐怖图腾主动为符文长矛施加了祝福,“凯恩,活着回来!”

    醉风跨上了易拉罐,直接向玛拉顿深处飞去,而凯恩·血蹄则是坚定地一步一步走上了石台,站在了瑟莱德丝公主的面前。

    “我,牛头人大酋长,凯恩·血蹄以血蹄之名,愿意和玛拉顿公主瑟莱德丝进行一对一的较量!”

    “我欣赏你的勇气,凡人。”瑟莱德丝盯着凯恩·血蹄,“但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凯恩·血蹄不再说话,拿起了符文长矛,开始冲锋。

    就好像蚂蚁冲向了大象,本来魁梧高大的凯恩·血蹄在瑟莱德丝公主面前是如此的渺小而柔弱,气势十足的冲锋到了瑟莱德丝公主的面前就好像一个笑话,被两条手臂轻松推开,还没等到凯恩·血蹄调整姿势,瑟莱德丝的另外两条手臂就已经拍了下来。

    凯恩·血蹄只能狼狈地通过翻滚躲开瑟莱德丝公主的攻击,还没站稳身子,就要面对瑟莱德丝公主再次伸出的大手。

    这次凯恩·血蹄不能再翻滚了——在瑟莱德丝公主的全力调动之下,地面上形成了一面密集的石刺,只要一个不留神,凯恩·血蹄就会被扎成筛子。

    “先祖与我同在!!!”

    凯恩·血蹄将背后的图腾柱全部立在了地上,整个身躯猛地长高了一大截,皮肤下面的血管变得清晰可见,双手举起符文长矛,接下来了瑟莱德丝公主的一击。

    “砰——”

    一声沉闷的巨响,凯恩·血蹄的双脚已经深深陷在了石化的地面之中,胳膊上、腿上的毛细血管崩开,这使他的身上看起来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再来!”凯恩·血蹄一声咆哮,高高跃起,携雷霆万钧之势劈向了瑟莱德丝公主,这一次,瑟莱德丝公主没有再轻而易举地挡下来,而是选择躲开了这一下跳斩。

    凯恩·血蹄终于暂时赢得了先手,落地之后直接抡起符文长矛,回身就是一道旋风斩。瑟莱德丝公主这次没有再躲开,而是双脚狠狠地踩了一下大地,地动山摇之中,凯恩·血蹄被击退,这一道旋风斩也自然打空了。

    还没有站稳,凯恩·血蹄就咬紧牙关,再一次发起了冲锋!

    ……………………

    贝恩·血蹄泪流满面地看着父亲拼命,看着父亲冲锋,耳边回响起了当初,父亲第一次教导自己武技时的教诲。

    “孩子,几乎所有战士学会的第一个技能都是冲锋。”

    “孩子,冲锋是一个战士最大的荣耀,最伟大的冲锋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守护。”

    “孩子,如果有一天你的内心找到了冲锋的理由,你就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了。”

    “孩子,你要记住,为了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人,哪怕天堂向左,战士也要冲锋向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