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好了,我都答应你去见你们氏族的酋长了,你不至于这么紧地盯着我吧?”自从醉风说了一句牛头人语之后,卡姆便认定了醉风是自己氏族的救星,几乎和醉风寸步不离,可惜和一个高大的牛头人挤在一起,实在让醉风浑身难受。

    “不不不,你不明白你的到来意味着什么!”卡姆兴奋地摇着大脑袋,“氏族里面的灵魂行者说,先祖灵魂曾预言,远渡重洋来的异族勇士将帮助我们彻底解决半人马的问题!这一定说得是你!”

    “这……”好吧,醉风有些哭笑不得,先祖灵魂的预言,这还是真的有些玄幻啊!也许预言说的是萨尔,也许是自己,语言的模棱两可实际上也算得上是一种“准确”吧。

    “说起来,半人马部落又怎么了?听说最近不怎么太平啊。”

    “听萨满说,似乎是有一个新的半人马可汗上位了吧,半人马这种畜生有弑父的传统,新的可汗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和地位,发动了对我们的疯狂袭击,以此彰显自己的残忍恶毒。我们是最强大的战士,但是那群杂碎仗着自己有四个蹄子跑得快,总是袭击我们的聚居点,打完就跑。我们抓不住他们。我们蛮鬃氏族的聚居点在所有牛头人的最前线,所以损失格外严重。我这才受到我们氏族酋长古尔达·蛮鬃的命令,突围出来想办法获得一些粮草。”

    “所以你就来找地精?”醉风一脸吃惊地看着面前这个貌似粗枝大叶的牛头人,毕竟找地精帮忙这么出人意料的办法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牛头人可以想得出来的。

    “不,不是的……”卡姆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自己的后背,“我本来是想去找我们所有牛头人的大酋长凯恩·血蹄帮忙,求助于血蹄氏族的,但是路上遇到了半人马的袭击,他们把我包围了,我乘着夜晚冲出包围圈之后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地方,我怕回去碰到半人马,所以一直向东,跑到了这里……”

    这一番话听得醉风目瞪口呆:“也就是说你是迷路了对吧?你们氏族聚居地在哪?凄凉之地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

    醉风手动捂脸……

    这家伙从荒芜之地出发一路向东,横越石爪山脉和贫瘠之地,直线距离恐怕也有两三千公里了吧……这头牛,还真牛!

    “你还真是跑得快!”

    “是啊,我是我们氏族最快的,我的科多兽也是最快的!而且作为一个猎人,有的时候可以骑着我的宠物雷霆蜥蜴跑一会,雷曼跑的也可快了!”

    “那你走了多久?”

    “算上今天十五天!”

    “那现在没有支援,你的氏族怎么办?等你回到氏族都过去一个月了”

    “没关系,求援的不止我一个,我想阿鲁卡他们应该不会想我一样倒霉吧。”

    “不,我觉得阿鲁卡他们才是真的倒霉。”醉风摇了摇头,“听你的描述以及棘齿城戒严的程度看,这次半人马可不是小打小闹,血蹄的压力应该也不小,我想他们给你的支援应该也是十分有限吧。到时候他们不知道会多么失望和自责呢。”

    “那……那该怎么办?这里的地精可以卖给我们粮食,但是价格太高了我们根本承受不起,而且不提供保护。现在任何商队都有可能受到那群半人马的袭击,何况是我们牛头人的商队……”卡姆听醉风这么说,几乎哭了出来,“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半人马这样的种族?这么恶毒的家伙,难道没人愿意帮助我们打败他们吗?这群该死的畜生!”

    “马上就是冬天了,没有足够的粮食,族里的小家伙们可能会撑不过这个冬季啊……本来我们的战士就不多了,连洛翰大叔都背起图腾柱上前线了……”

    “该死,该死!我要是像血蹄大酋长一样强壮,不,有他的一半强壮就好了,我就可以区碾碎那群半人马杂碎!”

    虽然卡姆没有介绍自己的年龄,但醉风可以看出他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家伙”,遇到事情一惊一乍的而且容易陷入慌乱,可能氏族的酋长派他出来更多的是为了历练吧。

    卡姆手足无措的样子让醉风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影踪派负责训练学徒的日子,这些小伙子们血气方刚,但是没有经验,需要真正血与火的考验,才能成长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

    后来的历史上,熊猫人真正登上艾泽拉斯的舞台,和熊猫人关系最好的种族就应该是牛头人了,因此,醉风早就打算拉拢牛头人成为自己的盟友。正巧赶上了牛头人和半人马之间的战争,还有什么是比大量的支援更好的“投名状”呢。

    想到这里,醉风索性有话直说:“放心吧,卡姆,我有办法向这群地精买到大量的粮食,并且保证他们送货上门!”

    “真的?”

    “包在我身上!没问题的!”

    “那,还来得及吗?”

    “我想这一个月时间,你们氏族还是能撑住的!”

    ……………………

    第二天一早,卡姆带着醉风找到了棘齿城名义上的统领,加兹鲁维。

    看到了卡姆又来了,似乎还带着一个帮手,加兹鲁维似乎有些不耐烦:“时间就是金钱,就算你带了帮手来,我也不会为你降价哪怕一个铜子!”

    “我听说不想当贸易亲王的地精不是好地精。”醉风低头看着身前的绿皮小矮子,“那么,尊敬的加兹鲁维,在这一次的兽人入侵东部王国中,你这位‘未来的贸易亲王’又赚到了多少呢?”其中“未来”字节咬得很重,这不言而喻的讽刺让加兹鲁维气的跳脚:“该死的,你惹怒我了,要是不在我彻底爆发之前滚出去,我保证你们会被我炸上天,我的晚餐会是牛肉和熊掌!”

    “不,你不会的!”醉风一脸的淡定,“我这次来就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贸易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