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夜,没有尽头的黑夜。

    处在饥饿中的沙漠狼,它们的眼睛是碧绿色的,如粒粒鬼火,闪烁在一望无垠的黄沙中。

    地上已经躺了许多具狼尸,血腥味弥漫,剩余的狼却不甘心,远远地徘徊嚎叫,不愿意放弃那就快到口的美食。

    遍体鳞伤的少年俯趴在肮脏的沙土上,眼里嘴里全是沙,奄奄一息,他感觉到血液正从被撕咬出的伤口处源源不断地流出。

    沙子硌人,可他已经体会不到疼痛,血肉模糊的身体早就麻木了他的痛觉,他的手死死地握着还在滴血的剑,却再没有爬起来的力气。

    他感觉自己就快要死掉了,这样的预感让他想笑,他觉得可笑。他为自己设想过各种死法,就是没想过会被狼群杀死。他不甘心,所以他不想死。他咬着牙,用力地捏着手中的剑,他在心中粗暴地命令自己站起来。

    狼群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头狼在徘徊了一阵后,似乎明白了倒在地上的猎物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他不可能再爬起来,也不可能再斩杀它们。于是它扬起脖子,对着天空响亮地嚎叫了一声。

    这是发动进攻的命令。

    少年在听到狼嚎后,一颗心冰凉,不管他怎样命令自己,重伤的身体就是不听他的使唤,更糟糕的是,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他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他紧咬着牙,在千万般不甘中,身体重伤的现实让他差一点就认了命。

    然而狼群并没有发动进攻。

    他听到狼王忽然发出一声戒备的短嚎。

    这是有外来者入侵的警报。

    狼群立刻陷入备战状态。

    少年一愣,奋力抬起头向前方望去。

    天空中的云开始移动,有明亮的月光流泻下来,照亮了沙谷,少年终于看清了饥饿的狼群和横死的狼尸,也看见了从远处走来的人。

    少女,红衣少女,孤身的少女。

    头上的创口流下的鲜血模糊了少年的视线,他只觉得那少女白如雪,裙如血,容貌极美。

    他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觉得一个红衣少女在夜晚突然出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可怕,他只是有点着急,他担心狼群会伤了她,他想叫她快逃走,可是他说不出话来。

    出乎意料的是,狼群并没有去扑杀少女,它们开始躁动。少女慢慢地走过来,狼群却似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步步后退,从喉咙里发出警告的低嚎。

    少女对狼群的警告并不在意,她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少年走着。

    狼王看了看少女,又看了看身后奄奄一息的少年,不甘心放弃就快到口的食物,在少女即将走近少年时,步步倒退的狼王终于决定不再后退,它决定发起狠攻,毫无预兆地窜起,冲着少女弱小的身体扑了过去!

    少年大骇,一颗心差点跳出喉咙。

    接下来的一幕,让少年差一点跳出喉咙的心脏彻底跳出来,落在了沙地上。

    面无表情的少女雪白的手掌微转,纤细的指尖如一把刺刀,噗嗤一声穿过狼身!

    狼王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被刺穿身体时喷出的狼血溅在后方的少年脸上,还是温热的。

    一股强大的玄力迎面扑来,让少年心惊。

    那少女,那看起来十分年幼的少女,竟然是四层武尊!

    少女从狼身中像抽剑一样抽回自己的手,狼王的尸体被摔落在地,这时候,少年看清了那少女的眼。

    他的心怦怦乱跳。

    月夜下,荒漠中,少女鲜红的瞳色如至纯的红宝石,闪耀剔透,鲜艳动人。

    失去狼王的狼群因为少女身上突然迸发出的属于野生兽类的狂烈气息,顿时失去了战斗力,四散逃窜。

    少女也不在意,她在少年面前蹲下来。

    少年大概忘记了害怕,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少女是在用好奇的眼光望着他,这让他的心跳得飞快,快到全身发麻呼吸紊乱就要昏过去了。他努力睁大因为不停流血的缘故眯起来的眼睛,他想要更仔细地去看她,他想要看清和记住她的长相。

    可惜的是,他的努力消耗掉了他残留下的最后一点生命力,他还没来得及近看少女的脸,人就因为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在彻底陷入黑暗的一刻,他只记住了少女的味道――血的味道。

    沈润从梦中惊醒,炎烈的阳光从车窗外照射进来,照在他的眉心,让他拧紧了眉。他浑身疲惫,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战一样。

    他定了定神,终于想起车队已经到了漠阳关,所以才会这么热,因为天气太热了,他才又做了那个梦。

    口腔里似乎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他一阵恶心,斟了半盏茶,漱了一口,觉得更恶心了。他丢下茶杯,靠在软枕上,仰起头,闭上眼睛,用手揉了揉眉心。

    那已经是太久远的事了,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那是个梦,可是在认真回忆过后,他知道那不是梦,那是真实存在过的。

    红裙冰冷的少女,四层武尊的少女,拥有鲜红瞳色的少女,像一个美丽的怪物,每次回想起,都会让他觉得不能呼吸。

    沈润靠在软枕上,怔了一会儿,忽然将手伸进怀里,取出一枚鲜艳明丽的红宝石,放在掌心,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用拇指轻轻地摩挲着。

    这枚宝石至纯明艳,鲜红如血,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星光,熠熠生辉,像极了那少女红色的瞳仁……

    过了漠阳关,迎亲的队伍弃马换乘骆驼。

    凤冥国派了接待使罗宋在大漠的入口处迎接,将龙熙国的迎亲队伍带进沙漠。

    罗宋刚满三十,典型的凤冥国人长相,清秀斯文,弱不禁风,却很耐热。

    龙熙国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进沙漠,干旱炎热令他们苦不堪言,幸好水和干粮准备的齐全,罗宋带来的凤冥国独特的遮阳工具都安在了骆驼上,有少数人产生了水土不服也都服过了从凤冥国带来的药,这一路走的还算顺利。

    沈润对罗宋的周全能干很欣赏,曾召他来谈过几句关于凤冥国的现况,罗宋笑眯眯的,虽然有问有答,可沈润总觉得他有所保留,就派跟来的秦朔私下里去跟罗宋结交,却也没打探到什么重要的消息,比如关于呈槐丘矿群的事。

    秦朔倒是打听出来马上要跟自家殿下和亲的凤冥国大公主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天下第一美人白婉凝在凤冥国的大公主面前连提鞋都不配。

    这话是罗宋说的,秦朔没敢告诉沈润,他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