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司远服了药,精神比先前好了许多,青灰的脸上也出现些光泽。

    晨光见状,稍稍放心,软声说:

    “父皇,等晨光去了龙熙国,就没办法再来看你了,你要多顾着自己的身子,什么都不要想,有事只管吩咐三哥哥。三哥哥又聪明又得力,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的。三哥哥,晨光走后,你要多替晨光照顾父皇。”

    司玉瑾没想到末了晨光会交代他一句,愣了一下,他望着晨光那张充满了哀戚和担忧的小脸,眸光微闪,点了点头,道:

    “大妹妹放心。”

    晨光便笑了起来。

    二人又陪司远说了一会儿话,司远大概是吃了药缓过来了,重新有了精神,看晨光一脸困倦,司玉瑾又心神不宁似乎还有事情要办,就不相留,把两个人全给打发了。

    晨光又嘱咐了一番,才跟着司玉瑾走出春欢宫,春欢宫的大门刚在背后合上,就听见殿内传来女子的笑闹声和尖叫声,没一会儿就变得乱七八糟了。

    晨光勾着嘴唇,摇了摇头,心想父皇好的这一口大概到死都不会变了,一回头,却见司玉瑾正直直地望着她。

    “三哥哥要说什么?”晨光笑盈盈问。

    司玉瑾看了她一会儿,沉声道:

    “你让司雪柔打了司雪莹?”

    晨光一愣,扁起嘴,一本认真地回答:“二妹妹是在教育三妹妹不应该乱说话。”

    司玉瑾盯着她理直气壮的脸看了一会儿,不再跟她纠缠这件事:

    “龙熙国的迎亲队伍启程了,是容王亲来的,不出意外,三个月后会到达湘瀛。”

    他在说这话时一直留意晨光的反应,晨光没什么反应,她在揉眼睛,一副很困的样子。

    司玉瑾皱了皱眉:“你又倦了?”

    “唔。”晨光从喉咙里懒懒地咕噜了一声。

    司玉瑾犹豫了一会儿,皱着眉道:“再让端木冽给你看看吧。”

    “端木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再说,也没什么好看的。”晨光笑盈盈地说,顿了顿,道,“三哥哥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回去睡了。”说着,扶着火舞的手,慢吞吞地往停在一旁的凤辇去。

    “等容王到了湘瀛,要父皇出面迎接吗?”司玉瑾问。

    “接风宴上总要出来露一面,父皇身子不好是不假,可总得给龙熙国的人看看,不然龙熙国人还以为我们凤冥国没有皇上,只有廉王殿下呢。”晨光停住脚步,回过头,笑着说。

    司玉瑾面容僵硬。

    “林成贤,要怎么处置?”

    “那是三哥哥的事,三哥哥怎么问起我来了?”晨光迷惑地反问,她坐在凤辇上,软塌塌地靠在火舞怀里,打了个哈欠。

    火舞没有看司玉瑾的表情,将一条香蒸帕子递到晨光手里让她擦手,然后将挂在金钩上的白色纱幔放下。

    一道雪白的纱幔隔绝了司玉瑾的视线。

    宽阔的凤辇被抬起,旁若无人地从司玉瑾身旁走过,垂挂在凤辇一角的金铃铛发出好听的“沙铃”、“沙铃”声。

    司玉瑾站在原地,冷着一张脸。

    ……

    凤凰宫。

    晨光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她很困,可总觉得身体里的血液一直在逆流,不管多么疲惫困倦,她就是睡不着。鼓着腮帮子在大床上滚来滚去,滚了一会儿之后,她重新躺回原来的位置,闭着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殿下觉得热吗?”火舞坐在凤床旁,见她翻来覆去的叹气,眼里掠过一抹焦急,换了一柄大的团扇,给晨光轻轻地扇。

    带着潮湿的热风拂过脸庞,晨光静了一会儿,突然睁开眼睛。

    “不然,奴婢给殿下点一根安神香?”火舞问。

    晨光鼓着腮帮子,摇了摇头,然后歪过脑袋,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着火舞:

    “小舞,刚刚三哥哥说,还有三个月,龙熙国的人就要来了,到时候我们就要到龙熙国去了。”

    火舞没有搭腔,只是用温柔的眼神望着她说,手在不知疲倦地摇着团扇替她扇凉。

    晨光笑了起来:“我听雁云国的人说起过龙熙国,他们说龙熙国很漂亮,比雁云国还要漂亮。龙熙国有四个季节,会下雨也会下雪,我还从来没看过下雪,真想看呢。雁云国的人上次还说,龙熙国的菜最好吃了,他们还会把猪肉做成火腿呢,小舞你见过猪吗,上次雁云国人带来的那几头猪我还没来得及去看就病死了,好可惜,还以为它们都过了沙漠了一定能活下去呢。”

    火舞感觉她似乎有点伤心,因为那几头猪,她只是不知道公主单纯是因为那几头猪死掉了伤心,还是因为没吃到猪肉做成的火腿伤心,公主是最最喜欢小动物的,公主也是最最喜欢吃好吃的东西的。

    “雁云国的人也有跟我提过龙熙国的容王殿下呢,说容王殿下在七国之中非常有名。小舞,外面的人都好有趣,他们居然把漂亮的男人和漂亮的女人归到一块,弄出来那个叫‘十大公子榜’、‘十大美人榜’的。‘十大公子榜’里面,龙熙国的容王殿下排第一位,听说他文武双全,容貌俊美,十岁时就已经达到玄力三层武神境界了,这样的资质就算是在六国中也是绝无仅有的。”晨光歪着脑袋,笑盈盈说,“小舞你说,十岁时就是武神了,他现在十九岁,练到什么程度了?”

    玄天大陆以武为尊,天赋越高,玄力越强,玄力越强,武力越强。对个人来说,武力越强,成就越大;对国家来说,武力强的人越多,国家越兴旺。

    而说到玄力,以前最厉害的凤鸣帝国也只是玄力五层,那是多少人终其一生都达不到的境界,沈润十岁已是三层,确实是个天才。

    “三层武神。”火舞回答。

    “九年时间,也许已经是五层了。”晨光笑道。

    火舞摇头:“在这世上,鲜少有人能够达到五层境界。”

    晨光笑,吐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了小舞,还有‘十大美人榜’你知道吗,排在第一位的也是龙熙国的人,是龙熙国的第一美人白婉凝,听说非常非常的漂亮。”

    “再漂亮的女人在殿下面前也只是一副腐坏的皮囊。”火舞对传说中白婉凝的“非常漂亮”很不屑。

    晨光咯咯笑:“还有呢,听说这个白婉凝的情郎就是马上要来我们凤冥国的容王殿下。”

    火舞微怔,眼光变得有些冷。

    晨光说了些话,大概是累了,她终于闭上眼睛,迷糊着说:“小舞,我要睡了。”

    火舞就给她掖了掖纱被,慢慢地替她扇凉,然后听见她在似睡非睡中咕哝了句:

    “沈润,好可惜,这个名字没有半点王霸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