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因为气候潮湿,木材稀少,凤冥国内的屋舍建筑都是用巨石垒砌而成的,这其中也包括凤冥国的皇宫。

    由大量的石块堆积堆砌而成的皇宫,也许在外国人看来有些寒酸,但这一套建筑群在凤冥国国内却是最华丽气派的。由棱角分明线条冷硬的石块建起来的宫殿高大宏伟,所有的宫舍外面无一例外爬满了翠绿的藤蔓植物,这些植物是湘瀛特有的,长藤粗壮,叶片厚实,就像是一堵天然的围墙,将宫殿群全部染上了森凉的碧绿色,在阴翳连绵的天空下显得异常刺目。

    有些宫殿外的藤蔓上还开了颜色不同的小花,为森严雄伟的宫殿带去一抹生机。

    皇宫内生满了碧绿的植物,凤冥国极少有鲜活的花朵,绿叶植物却多不胜数,且生长繁茂,健气勃勃,一片连着一片,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怪兽。

    在这些“怪兽”底下,是由细碎的石子铺成的小路。因为气候的缘故,石子路终年潮湿,石子路两旁又湿土肥沃,便于怪兽似的大型植物生长,于是时不时的,就会有手腕粗细或婴儿拳头大小的软体动物从草丛中的土壤里爬出来,出现在石子路上,惬意的游荡。

    这类动物出现的频率很高,然后就会引起一波又一波恐慌的尖叫,这些尖叫一般都来自于凤冥国的三公主:

    “啊!啊啊啊啊!”

    凤冥国的三公主司雪莹,已经生活在凤冥国的皇宫中十五年了,可是每一次外出看见虫蛇壁虎,她还是会跳起来尖叫小半刻钟。

    这时候走在她身旁的二公主司雪柔就会抿起樱桃样的嘴唇,笑着,握住司雪莹翘起来的手,柔声安慰:

    “三妹妹,好了,蛇已经爬走了。”

    司雪莹终于停止了尖叫,看了一眼脚下空荡荡的石子路,好不容易才喘上来一口气,她捂住胸口,用愤怒的语气说:

    “我受够了!我受够了这到处是虫蛇的地方!”

    司雪柔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会说什么,这些日子她一直在说这样的话,这些话太出格,司雪柔端正着脸孔,想阻止:

    “三妹妹!”

    “凭什么晨光她就能到龙熙国去过好日子,我们几个却要在这遍地是虫蛇的地方吃苦受罪?我们才是凤冥国的公主,她算什么?二姐姐,你说,她算个什么?她又是凭什么?就因为父皇说她是大公主?就因为他们都说大公主会占卜?呸!我才不信!我在这宫里都过了十五年了,两年前我才知道,咱们这宫里还有一个叫晨光的公主!二姐姐,他们都说晨光公主是纯妃娘娘的女儿,你是纯妃娘娘的亲生女儿,你来说,她真是纯妃娘娘的女儿吗?”

    “三妹妹!”司雪柔皱眉,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晨光公主,年方二八,据说是凤冥国的大公主,可司雪柔并不认识她。

    司雪柔一直以为自己是凤冥国的大公主,直到两年前。

    两年前,她的大姐突然从圣子山回来,她还在迷惑中,就从大公主变成了二公主,开始叫一个完全陌生、虚弱得仿佛随时就要断气的少女做‘大姐’。

    然后短短两年时间,司雪柔觉得无法理解和震惊的两年时间,晨光公主的名字便响彻整个凤冥国,只因为晨光公主那无法用常理去解释的占卜术。

    司姓一族的占卜能力早就成为了传说,曾经占卜能力最强的皇族男性在凤冥国开国后不久,便完全丧失了占卜所需要的灵力,皇族中,只有少数女性还保留着占卜力量。

    拥有这样的力量并不等于就能够占卜,凤冥国有神女,每一代的神女都出自凤冥国皇室,是由上一代的神女通过占卜,占卜出灵力最强的女性,然后进入圣子山,接任神职,守在圣子山中终身侍奉火神,就比如上一任的神女,她们的堂姑母,寿安郡主司彤。

    圣子山是凤冥国的神地,也是禁地,就连皇族之人没有允许都不能踏足,晨光却自幼跟在司彤身边,一直居住在圣子山内。

    晨光为什么会住在圣子山中,司雪柔曾经追问过自己的母亲纯妃,纯妃抗不住她的追问,只好用不耐的语气回答,说是因为晨光刚出生时身体虚弱,就快夭折时正赶上司彤回宫,说那孩子跟自己有缘,就把晨光带到圣子山,一住就是十四年。

    是真是假司雪柔无法判断,因为母亲在回答她时,语气真切像是真的,可眼神却是僵硬的。

    “二姐姐,你别怪妹妹说话耿直,晨光她来历不明,也就父皇说她是大姐,我才唤她一声‘大姐’。父皇对她百依百顺,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在我心里,你才是大姐!龙熙国要凤冥国出公主去和亲,那和亲的人选应该是你才对,去龙熙国过好日子的人应该是你才对,晨光她何德何能,凭什么这么好的机会让她占了去?二姐姐,她可是抢了你的好事!”司雪莹尖锐着嗓音,愤愤不平地说。

    司雪柔看了她一眼,唇角温和地勾着,没有说话。

    自凤冥国开国以来,因为国家地位卑微且声名狼藉,公主外嫁这种事从来就没有过。

    凤冥国自我封闭多年,若是在呈槐丘地下矿没被发现之前,提到和亲司雪莹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自从呈槐丘的地下矿被发现,随着大量的雁云国商人涌入,雁云国使者来到凤冥国皇宫,大漠外面的世界如这世间最最美丽的图画,开始在她们的眼睛里脑海中铺展开来。

    那些炫目的珠宝饰物,那些诱人的绫罗绸缎,那些从未品尝过的美食,那些听都没听说过的风景,每一条在外国人看来是最最微小最最普通的信息,都像是一根刺在刺她们,告诉她们,与外面的世界相比,她们凤冥国是多么的寒酸,多么的贫瘠,她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公主,跟外面的公主比较,比穷乡僻壤中最最土气的土包子还要穷酸。

    自卑和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在自幼就厌恶凤冥国的司雪莹身上体现的最为明显。

    如果说司雪莹以前对晨光是厌恶,那么自从和亲的消息传开,她对晨光就已经不是厌恶,而是憎恨了。

    司雪柔听说,司雪莹曾去找过晨光,她心知和亲的人选肯定轮不到她,于是去找晨光,想说服晨光在和亲的时候带着她一块去,作为滕妾陪嫁。

    她去了好几次,可每一次都被以“公主殿下正在睡觉”为由给打发了。

    从此司雪莹恨死了晨光。

    司雪莹见自己说了这么多,司雪柔就是不答话,一腔无明火起,又因为她本身气血不足,两眼开始冒金星,她越发躁怒。

    跟在司雪莹身后,一直没敢插嘴的四公主司雪颜见她要发怒,不安地颤了一下肩膀,下意识倒退半步。

    “沙铃……沙铃……”与此同时,悦耳的金铃声传来,在植被繁茂的花园中如一张无形的网,不知从何处来,却仿佛被结结实实地罩住。

    本就紧张的司雪颜在听到那铃声后,浑身一僵,瞠着小鹿似的双眸,转动脖颈,在看到出现在路口那片刺目的雪白色时,她的心开始怦怦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