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师傅,我们到了深圳先去哪里呢?”动车上,周鹏有些兴奋的看着窗外深圳的摩天大楼,看见师傅好像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悦,连忙找了一句话分散师傅的注意力。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然后在从长计议。”老者随意的说道。

    周鹏在自己手机支付宝租房信息里面,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房子,他还是选了一个单间公寓,目前钱还不是很多。合租房,自己师傅应该不会喜欢。而且自己师傅身份不宜让太多人知道,所以还是找个城乡结合部的单间公寓比较好。

    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周鹏本来还是打算先在深圳找一个送外卖的工作的。将这个想法告诉师傅以后,师傅却让周鹏先不要急。

    ”鹏儿啊,我们这样小打小闹的,想让你成为一个金融家太难了。为师想让你进行一次冒险,兵行险招,成功的话,或许可以达到金融家的门槛。你可愿意,当然,绝对不是让你干杀人放火的事情。“老者带着些许诱惑的口气说道。

    “金融家,那就是一次差不多可以赚一百万,真的假的,师傅,不会很危险吧。”周鹏咽了一口口水,眼睛里直冒精光。不过随即又有些怀疑师傅话语的真假,这师傅不会挖个坑等着自己往里跳吧,虽然周鹏相信师傅不会这么做。但是一百万,一百万那,哪那么容易赚到。

    “把你手机拿来给我。”

    周鹏有些不解师傅的用意,难道一百万跟手机有关,但他还是拿给了师傅。

    “这几天你就跟着这个手机里叫马腾远的人,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用小本子记下来拿给我看。这就是跟踪人的活,这个有点像狗仔队,当然你的重点与狗仔队不一样,你要记得重点是马腾远在深圳去见过哪些人,坐动车或飞机到了哪些城市,就行了。”老者说完把手机递给了周鹏。

    周鹏看着手机里的人物,有些发呆,这人,是个中国人都认识啊,这不是中国社交软件的巨头吗?这师傅让自己跟着干什么,不过周鹏相信师傅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师傅,我有一个想法可以让跟踪更有效率一些,不知可行不可行。”周鹏用询问的语气说道。

    “哦,可以说来听听,咱们师徒可以集思广益嘛,只要能把事情办好就行。”老者有些期待的说道。

    “我想还是弄一个送外卖的车子,可以是兼职类型的送外卖。有了这个身份作为掩护,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跟踪了,可以吗?”周鹏有些紧张的看着师傅,他怕师傅不同意。

    “这个主意不错,有一个身份作为掩护,办起一些事情来,确实会方便许多,就这么办吧。”老者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周鹏,越看这个徒弟越喜爱,这徒弟果然有独到之处。

    周鹏被师傅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找个借口溜了。

    很快,周鹏就弄到了一辆电动车和一个餐箱,按照手机导航上面的提示。周鹏不废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飞亚达大厦的地址,此时,正是中午,人们用餐高峰期。

    所以,门口保安看见周鹏背着个餐箱也没有阻拦。周鹏顺利的进去了飞亚达大厦。

    进去大厦之后,周鹏脑筋又转了起来:听说腾讯是在三到十楼办公的,不知道马腾远的办公室在哪里。这要是一层一层找,太麻烦了,也容易让人怀疑。得想个办法,问出马腾远的办公室在哪里。

    周鹏到了三楼后,看见前台小姐,灵光一闪。

    “美女,我是送外卖的,你们公司有个人订了餐,但是没写是几楼的。只说是与你们公司老总一个楼层的。你能告诉我你们公司老总在几楼吗?”周鹏讨好的说道。

    李倩是腾讯公司三楼的前台,她也订了一份外卖,看见周鹏进来以为是自己的外卖到了,刚要伸手去接,却听到周鹏说这是别人的外卖,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不过听周鹏说这是老总那层楼的人订的餐,也不敢怠慢。

    “哦,在八楼。”李倩无精打采的答道。

    “美女,多谢了。”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周鹏立马直奔八楼而去。

    到了八楼,周鹏并没有进去里面找总裁办公室,只是稍微瞥了一眼里面的情况就跟着人流上了其他楼层。还惹得其他人一阵腹诽。

    “不好意思,按错了,按错了。”周鹏之所以没进去,因为他看到八楼保卫措施挺严格,估计不会让自己瞎溜达到总裁办公室周围闲逛的。

    周鹏心里暗忖:想靠近跟踪是不可能了,看来得买个望远镜躲在隐蔽处跟踪了。

    买到望远镜后,周鹏找了个隐蔽处但是可以很好监测大厦门口的位置。此时,周鹏心里有些小激动。幻想着自己是一名特种兵,正在执行十分危险的任务。哎,自己心性还是不行啊,这么容易激动。默默背诵了一遍《金融修心经》后,让自己心性稳定下来。周鹏开始认真监视起大厦门口的情况来。

    一连几天,马腾远都是按时上下班,三点一线的生活。和普通上班族一样,没有去任何其他地方,这让周鹏有些郁闷。不过,经过上次的事情后,周鹏很相信师傅的判断。

    终于,今天有些不同了。

    今天,马腾远没有像以往那样,下了班就回家。车子开向了其他的方向,周鹏知道自己要等的消息要来了。平复了一下心情,周鹏骑着自己的外卖电动车跟了上去。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期,交通很拥堵。所以,周鹏也不怕跟丢了。马腾远的座驾来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门口,周鹏知道自己进不去。但他也不急,因为他知道马腾远肯定要出来的。周鹏躲在一个隐蔽处,拿出望远镜,开始监测起酒店门口的动静。

    大概10点左右,周鹏看见马腾远与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一起走了出来。正在热烈的交谈着,告别时,两个人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即使中年男子上车了,马腾远还不断冲男子挥手。

    周鹏此时想的是:这个男子是谁?

    “一定要搞清楚这个男子的身份。”周鹏喃喃道。

    周鹏接下来没有跟踪马腾远,而是跟着中年男子的车辆。中年男子的车辆行驶进去了一个高档小区门口,周鹏知道自己进不去了,赶紧记下男子的车牌号。

    “师傅,我想请你帮个忙。”周鹏拨通了师傅的号码,恳求的说道。

    “怎么了,什么事你自己办不了了。”老者好奇的问到。

    周鹏把中年男子与马腾远吃饭的事情告诉了师傅,然后说:“师傅,我想弄明白中年男子的身份,可是担心跟踪他时,万一马腾远会有什么行动怎么办,两头兼顾不过来。所以,我想请师傅弄明白中年男子的身份,我继续监视马腾远,可以吗?”周鹏讨好的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老者开口道:“你把那个中年男子的小区地址和汽车牌照号码发给我,我现在就过去监视。”

    “多谢师傅。”

    然后,周鹏又继续监视马腾远去了。

    第二天,马腾远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但是第三天晚上,马腾远的车辆却驶向了高速公路。

    周鹏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我怀疑我老婆给我戴绿帽子,跟他们老板鬼混。”司机听着前面的话,露出狐疑的面色。周鹏赶忙补了下一句,打消司机的疑问。

    “兄弟,放宽心啊,即使知道实情后也不要太激动。我帮兄弟你一把,我一定不会跟丢的。”司机一脸同情的看着周鹏,让周鹏在心里一阵腹诽。

    “兄弟,前面的车停下了。”司机转头对周鹏说道。

    “好,谢谢您的帮忙,太感谢了。”周鹏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神色。<ig src=&039;/iage/36100/11975728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