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几天之后,正当周鹏已经忘记了前几天撞了一个乞丐老者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给了周鹏。

    此时正是下午,也没什么订单。周鹏正无聊的玩着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周鹏以为是刚才送的哪个客户的餐出了问题,赶紧接了电话。

    “您好,我是饿了吗送餐员周鹏,请问您是?”周鹏紧张兮兮的听着电话那头人的话语。

    “你好,我是你前几天撞的一个乞丐老者。你还记得我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周鹏稍微想了一下后,就记起了这件事,但是却更紧张了。当时那么轻易就解决了事情,周鹏还暗自窃喜了一阵,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好解决啊。不过周鹏还是决定老人如果有事,自己得帮他看。

    “老人家,您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您在哪里,我这就去接您。”

    老者说了一个地址后,周鹏赶了过去。

    “小伙子,我这几天觉得浑身难受,不得劲。但是,还没有难受到走不了路的地步。我想在你那里住一段时间,如果在这期间我走不了路了的话,你得带我去医院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离开,从此再也不会找你麻烦。就以一个月作为期限,你觉得怎么样!”周鹏听完老人的话,第一反应是自己被讹上了。但随即一想,毕竟当初自己确实撞了老人家,而且,要是老人真想讹自己的话,当初那么多人在的时候,要是老人想讹自己,不是更方便一些。想到这,周鹏觉得老人可能真的哪里不太舒服,毕竟年纪大了,也说不准。

    “老人家可以,我答应您了,我现在就带您就我那里,我还有什么行李吗?”

    “一个老乞丐,哪有什么行李,走吧。”老者在心里暗自想道:不错,撞完我后,没有跑。听了我这么过分的要求,竟然也没有说个“不”字。这第二关也算他过了。

    周鹏住的是一个单间公寓,在京都的城乡结合部,价格还算便宜,有独立厨卫。周鹏把老人接到公寓之后,带着老人熟悉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周鹏又给了老人几百块钱,因为周鹏每天回来都很晚,他怕把老人给饿着。做完这些周鹏就赶紧上班去了。

    周鹏走后,老者仔细打量起周鹏的公寓。东西摆放整齐,地面一尘不染。看来这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不错,不错。晚上,周鹏回来后,自己做了些菜。和老人就这么凑合了一顿。

    “老爷爷,您睡床上吧,我打个地铺就行,这夏天睡地上还凉快。您要是觉得热,就把这电风扇打开,我就先睡了啊。”

    不一会儿周鹏就睡着了,老者听着周鹏的呼噜声,会心的一笑。想着自己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过过这么惬意的生活了。

    早上,周鹏早早的起来,买了一些豆浆油条,老者起来的也很早。两个人吃完后,周鹏收拾好碗筷,就去上班了。

    中午,周鹏今天尽量快些送完了所有订单,好赶回来给老者做饭吃。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老者觉得差不多了。

    这天晚上,老者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躺下就睡觉。反而和周鹏聊起了天。

    “小伙子,一直不知道你是哪里人,能告诉我吗?”  老者开口道。

    “哦,我是江苏淮安人,周总理的故乡就是我们那里。”周鹏有些自豪的说道。

    “那你怎么年纪这么小就一个人跑到京都来了呢?”老者继续问到。

    周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些一言难尽。”

    “要是不愿意说就算了。”老者听出周鹏不太想提及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很想知道的,因为通过这些他可以更充分的了解周鹏这个人。

    “其实也没什么,我是一个留守儿童,从小爷爷奶奶抚养我长大。我爸爸妈妈呢,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他们几面。我爸妈这些年也没给家里寄多少钱,家里的房子还是几十年前的,我高中本来可以考个大学的,但是家里实在没什么钱,我就故意考差了。对于我爸妈,谈不上恨,但实在没什么好感。我爷爷除了我爸一个儿子外,还有三个女儿。我爷爷奶奶现在已经八十多了,各种病也开始多起来,可我刚进入社会,手上也没多少钱,我那几个姑姑说,可以给我爷爷奶奶治病,但是我爷爷奶奶名下的那些地,她们得按出钱治病的多少平分。那我则是他们这样做的障碍,因为我爷爷奶奶肯定想把地给我。我就告诉我爷爷奶奶把地给我那几个姑姑吧,只要她们能给你们治病就行。我自己一个人也能闯出一片天来的,就这样我就来到了京都。”周鹏有些伤感的说道。

    “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老者很难过的说道。

    “没什么,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周鹏自信的说道。

    “孩子,那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干什么,不会总一直送外卖吧。”老者突然问了周鹏这么一个问题。周鹏也有些楞住了,这个问题周鹏确实没怎么想过。

    想了一下后,周鹏答道:“想也想过,不过我没学历,也没有人脉,除了送外卖,也不会什么会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古人不是常说,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我是一个乐天派。”

    “我可以教你出人头地的方法,你想不想学啊。”老者语带诱惑的说道。

    周鹏在心里翻了老大一个白眼,你教我出人头地的方法。有这个方法,你现在还是这幅乞丐样。不会也叫自己去讨饭吧,虽然听说现在的乞丐确实有一些相当有钱的,堪称乞丐王。但现在的自己还拉不下这个脸,还是算了吧。

    “老爷爷,你不会让我跟着您讨饭吧,我现在还拉不下这个脸去干这个,还是算了吧,当然没有看不起您的意思,您不要多心啊。”周鹏诚恳的说道。

    “小伙子,记住我一句话,不要以貌取人。”老者神秘兮兮的说道,让周鹏顿时感觉老者有一种高深莫测的高人风范,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洪七公。想到这里,周鹏心里顿时对老者升起了一股敬意,态度也更恭敬起来。

    “老爷爷,晚辈受教了,刚才确实有些以貌取人了,望老爷爷不要见怪。但不知老爷爷所说的出人头地的方法是什么。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触犯法律的事情,晚辈都愿去做。”周鹏态度诚恳的说道。

    “你可听说过金融术吗?”老者突然严肃起来,异常认真的问到。

    “金融倒是听过,就是银行干的事情嘛。金融术是真没听过,那是什么,请老爷爷不吝赐教。”周鹏有些疑惑的问到。

    “所谓金融术,从字面理解就是熔炼黄金的术法。不过演化到今天,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了。因为黄金代表财富,也就是金钱。所以金融术,就是融合各方金钱为己所用的术法。”老者缓缓的说道。

    “中国金融术的鼻祖,是范蠡。这是中国金融界公认的祖师爷。在春秋战国那个乱世,范蠡能够以一己之力,迅速积累万贯家财,与他的金融术法诡异高超是区分不开的。至于近代,金融术的集大成者,则当属胡雪岩了,鼎盛时期他开办的钱庄票号估计相当于现在的中国四大国行的总和了。只可惜,那时候洋人的金融术也已经很成熟了,也有集大成者出现,再加上清朝内部还有人想害胡雪岩,里应外合之下,胡雪岩就被打败了。最后,胡雪岩还被抄家灭族。所以,金融术也是高风险的术法。”

    “老爷爷,那怎么样才算金融术有成者呢?”

    “修炼金融术的人可以这样来区分成就,一共分为九品:金融家、金融师、大金融师、金融王、金融皇、金融宗师、金融尊者、金融皇、金融帝。想成为金融家手里得掌握一百万人民币,想成为金融师手里得掌握一千万人民币,大金融师则是一亿人民币,依次往上推。”

    周鹏推算了一会儿,紧接着嘴巴张的老大,满脸骇然的道:“那要是想成为金融帝不是得有一百万亿人民币,这世上有人能拥有这么多钱吗?不可能吧!”

    老者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的。再说了,成为金融帝不一定非要自己拥有一百万亿人民币,只要你手里掌握着能让你使用的这么多金钱,即使这钱不是你拥有的也没关系,这就是金融术。好好想想这其中的区别。”

    周鹏仔细的想了一遍老者的话语,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眼睛越放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用别人的钱为己所用,为自己赚到更多的钱。”

    “你很聪明,不过世间懂此道理的人不在少数,但是能真正会用的极少,用了成功的就更少了。这不仅仅需要智慧,还需要胆略与极好的心性。毕竟利益对人的诱惑是非常大的,古人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是世间财富却是有限的,所以,人与人之间就要互相争夺,你得到更多,就意味着别人得到的少了,一个金融帝需要牺牲多少人的利益才能成就一个啊。你还愿意学这金融术吗,小伙子?”老者语气严肃的问到。

    周鹏有些犹豫不定,思虑良久,周鹏答道:“我愿意,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之世,即使我不想去争,别人也会逼着我去争,不去争就活不下去。与其被动去争,不如主动去争。即使失败了,这一生也算无憾了,毕竟我争取过,只不过我的运气差了一些而已。”<ig src=&039;/iage/36100/11975725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