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首先,我要感谢第一个为这本书发红包拉推荐票的‘他家的小笨猫’同学!鞠躬感谢!

    其次,我要声明一点,本书绝对没有套路,都是我自己一点点构思的,萌新的原因,手法和叙述可能会出现毛病,请大家多多谅解并提醒作者。

    再其次,只要还有一个人说想看这本书,那就绝对不会太监,只是我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写这本书的目的也是源自自己心中一些亏欠,所以更新不会太快。

    再再其次,本书急需征集一些角色名,1:木字为姓,单字为名,好听顺口。2:西方玄幻的人族姓名,格式可以为,姓氏.XX.XX。3:兽族,举例,虎日地,龙日天。4:半兽人,名字随意,贴近本文文风即可。

    ----------------------------

    昏迷中的刘一帆紧皱着眉头,潜意识中依然能感觉到手臂上火烧火燎的疼,像是被什么东西扎进了骨髓,触及灵魂。

    此时已经等候了两天一夜的三种生物在各自进食。周围的地面上森蚺残尸和树干上分支,在它们死后不久便慢慢分解成灰尘,消散在风中,只剩下高大的森蚺树树干,光秃秃的矗立在原地。

    小蛮无精打采的舔舐着从周边采集来的花粉,不时抬头看看,希望能在下一秒看到活蹦乱跳的刘一帆。

    虎狂趴在空地上的火堆边,等着木离烤着他干掉的巨兽大腿肉。木离心事重重的拨动着火堆,嘴里嚼着一块刚烤糊的焦肉。

    虽然精灵族不喜肉食,但是不代表他们不吃。何况还是让他恨得牙痒的巨兽肉。

    “要不放到这棵树,看看能不能把那个小混蛋刨出来?”虎狂巨目一动不动的盯着散发香味的烤肉,流着口水提议到。

    小蛮摇了摇小脑袋,虽然她能感应到刘一帆还活着,就在这树干里面,但万一强行剥开树干,发生什么点意外,导致他开不了机可怎么办?小蛮宁愿无休止的等下去,也不愿意冒任何风险。

    虎狂滑稽的耸了耸肩,这是它第N次提议这么干了。但是都被这个比自己小无数倍却无比倔强,而且不会飞的小精灵顶了回去。

    夜色慢慢的降临了。

    木离肩上已经恢复过来的伴生小精灵,在木离的呼应下化作一道流光翅膀,附着在他身后。

    不放心的木离打算再去森蚺树干顶端看看。

    “咔咔咔咔....”一阵声响在微暗的丛林格外清晰。

    一直关注树干的小蛮,惊喜的发现,树干顶端似乎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缝隙中绿光闪耀。

    咔咔声越来越大,急忙围了过去的一人一虎一小精灵看着巨大的树干裂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顶端的绿光越发明亮。

    突然,亮到极点的绿光幽然一收,刘一帆的小小的身影随着寸断的树干滑落出来。

    手疾眼快的木离把他接在手中。看着像是陷入沉睡的刘一帆,偷偷的松了口气。心里的重石总算放下了。

    小蛮定定的看着抱在木离手中的刘一帆,双手捂着嘴巴,眼泪忍不住的涌了出来。这两天,最难过的就是她了,天生无父无母的她,早就把相依为命的刘一帆当成了至亲。

    --------------

    意识慢慢回归的刘一帆,感觉现在身体无比舒畅,他忍不住想要沉睡过去。

    只是他心底隐约听到了小蛮的哭泣,挣扎的睁开了双眼。

    “卧槽,什么玩意儿?”刚睁开眼的刘一帆,发现自己面前两只巨大的紫色瞳孔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忍不住的从木离怀中跳了起来。脑袋重重的撞在紫色瞳孔上面。

    “嗷呜~”悲催的虎狂用爪子捂着自己的眼睛惨叫的后退两步。心里那个气啊,本想近距离观察下刘一帆,谁能想到这小混蛋,一醒来就跳着给自己眼睛来了一榔头。

    刘一帆没理会叫唤的虎狂,站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弯腰把哭泣的小蛮捧在手里,亲了亲小蛮的脑瓜,假装轻松的说道:“哭什么哭,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哭花脸就....啊~你干嘛又咬我。”被捧起来的小蛮抱着刘一帆的手指死死的咬着,一声不吭,流着眼泪,小蛮真的被吓坏了。

    看着不停哭泣的小蛮,刘一帆心疼的要死,他从来没见过小蛮哭过,在他印象里,傻乎乎的小蛮永远都是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

    原本一门心思想要继续搞研究的刘一帆,在此刻忽然感觉醒悟了,在这个出了新手村,处处是危险的世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他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让小蛮担心了,更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所以他要变强,只有强大了才能安全的带着小蛮继续研究自己喜欢的生物学。

    刘一帆此时似乎感觉不到了手指上的疼,过了一会,身心俱疲的小蛮咬着他的手指睡着了。

    一只手稳稳的托着小蛮,另一只手把招呼过来的八翅巨天牛,身上的小丝筐解下,吊在了自己胸前,轻轻的把小蛮放了进去。

    呼了口气,看了看满脸疑问的木离和捂着眼珠的虎狂,轻轻的说道:“你们瞅啥,没见过哄女儿啊。”

    木离、虎狂“........”你特么才多大点,就尼玛父爱爆棚了?

    “好吧好吧,有啥想说的赶紧说,我现在只想睡一觉。”刘一帆又说道。

    木离拍了拍脑袋,整理下思路说道:“小博士,首先叔叔要谢谢你,你是个勇敢的孩子。”虎狂在边上狂点着脑袋,意思是叔叔也看好你。

    这下轮到灵魂岁数是他们俩年龄加起来N倍的刘一帆无语了.....

    “我好奇的是,你怎么从森蚺口里活下来的,然后又长在了树干里?”木离好奇心爆炸。虎狂在边上又是一阵脑袋狂点。

    刘一帆没有回答,弯腰在树干化作的木屑中拨弄着,从中翻检出一跟黑色木棍,一柄银色匕首,一只重新变回去虚空藤背篓,最后还发现一颗淡绿色的心形晶体。

    指着这些东西,刘一帆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清醒时经过告诉了他们。至于昏迷之后如何长在树干中,他也不知道。

    听完刘一帆讲述后,虎狂硕大的爪子抓起刘一帆递过来的啪啪怪,满脸自豪的对着木离说道:“你瞅瞅,咱黑虎的身体就是牛X,一点血液就能让这小虫子超级进化。牛不牛X你自己感觉。”

    木离啊呸一声:“得瑟,你不是牛X,你是真虎X。”

    刘一帆“......”

    俩个逗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