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重创了森蚺树的木离重重的从半空砸在地上,一直在他背后舞动的翅膀,化作一道流光,伴生小精灵显形,不知生死的趴在他的身边。

    目睹了这一切的刘一帆,不敢耽搁稍纵即逝的机会。从背篓里掏出一把西瓜刀,不,是秘银匕首,狠狠地扎在脉动的鼓包上,用尽了全身力气切割下去。

    秘银之所以珍贵无比,主要就是因为它的破防属性,不论物理防御还是魔法防御,都能轻易破开。每一把掺杂了秘银的武器在这个世界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何况还是通体秘银打造的匕首。只有财大气粗,并且不善近战的精灵族才舍得深藏在密库,最后便宜了刘一帆。

    锋利的刀刃划破鳞片,绿色血液如同喷泉一般,把用力过猛的刘一帆顶了个跟头。

    树干上的纹路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急速的跳动,一心对付木离和虎狂众多分枝,身躯不停的扭动着。巨口中嘶嚎一片。但是它们并没有死去,反而更加疯狂起来。

    抹了抹脸上的绿色血液,刘一帆重新站了起来,准备别处再开一刀。

    就在这时,一支远远小于其他分支的蛇头,从鼓包的刀口处冒出,扑向了背对着它的刘一帆。

    “不要!!!”躺在地上的木离和空中的小蛮惊恐的喊道。

    听到破空风声的刘一帆大感不妙,斜身把没有握着匕首的手臂伸向了后方。

    比他个头还大上一圈的蛇口,初生的獠牙闪着寒光,把他吞了进去。

    小蛮趴在丝框边缘,伸着小手似是要抓住什么,绝望的看着已经不见身影的刘一帆,整个世界似乎都离她而去。空洞的呆滞在那里。

    无力的木离悲愤的躺在地上,不忍的闭上了眼睛。灵敏的耳朵中,传来了一阵有些熟悉噼里啪啦的声音,他脑海里浮现出刘一帆被森蚺撕咬粉碎的场景。

    可是,刘一帆身为主角会死吗?当然不会。

    在他先被蛇口吞进去的手臂上,缠绕着几圈黑色的生物,那是用黑虎血改造过的啪啪怪。

    能把他咬成两截的蛇口,被迅速进入伪休眠状态的啪啪怪给牢牢的撑住了。

    同时他也被巨大吸力吸进了蛇腹,又顺着蛇腔进入了连接处的鼓包中。

    球形的鼓包中包裹着一个巨大的心脏,里面充满了绿色的血液。

    澎湃律动的心脏带来的强大压力让刘一帆陷入了昏厥。

    如果不出意外,片刻后,刘一帆就会淹死在绿色的血液中。

    只是昏迷过去的刘一帆并没有发现,他背后的整只虚空藤编制的背篓,这时似乎被绿色的血液所刺激到了,散发的朦胧的白光,慢慢的伸展,重新化作一根细长的藤蔓,把昏迷中的刘一帆牢牢的卷住,泛白的滕身渐渐的变成了绿色,顶部居然长出了一个小芽。

    绿色血液蕴含浓浓的生机被复苏的虚空藤霸道的吸收着,巨大的心脏随着血液被吸收,在一丝丝的的缩小。

    放弃抵抗的木离和挣扎不开的虎狂,惊讶的发现自己周围狂躁的森蚺已经慢慢的变得无力,之前受过伤的头颅慢慢垂落了下去。

    抓住机会的虎狂奋力的挣脱出来,压抑了好久的它,疯狂的挥动着锋利的爪子,虚弱的森蚺被他一条一条的割断。片刻后,在它脚下只剩下了一片还在顽强蠕动的森蚺残躯。

    扫视了一圈,周遭没有了任何一条森蚺存活,几个起落跳到依然躺在地上的木离身旁,愧疚的问道:“木离,你没事吧,都怪我不小心,要不然那个小家伙也不会...”

    “我的主人没有死。”不知何时落在地面上的小蛮,呆呆的看着森蚺树干的顶端,坚定的说道。

    “小蛮你...”木离以为小蛮伤心过度,羞愧的想安慰她。

    “我的主人没有死,他只是关机了,等会他还会重新开机。”虽然搞不懂什么叫关机,小蛮坚定的小脸上,依旧透漏着浓浓的信任。因为刘一帆在陷入昏迷的一瞬间,用共生缔约的灵魂感应告诉小蛮,他要关机了,让小蛮不用担心。

    不知道主动共生缔约玄妙的木离,搞不懂小蛮跟刘一帆之间发生了什么。他与匍匐在边上的虎狂对视一眼,试着问了小蛮一句:“那你说,我们需要怎么做。”

    小蛮虽然知道刘一帆没死,但是心里依旧怕怕的。努力板着脸做坚强状,说到:“等,就在这里等他开机。”

    依然愧疚的的木离自然无不可。只是他担心周围被惨烈战斗所惊退的尾随生物,会不会卷土重来。

    同样想到此处的虎狂,不由的炸毛,恶狠狠的说道:“木离,你跟小蛮再这里等那个小混蛋开什么机,我自己去找那群傻X的麻烦,要不是他们。劳资也不会丢这么大的脸,让一个小混蛋拼死搭救,还害的他生死不知。”

    尾随的巨兽,数量多了才会有威胁,惊散的它们有一个算一个,别说单挑,哪怕一挑二,一挑三,都不是虎狂的对手。

    深知虎狂性子的木离,知道如果不让它去发泄一番,怕是会把它气出毛病,何况它的战力依旧,没有多大的损耗。于是点了点头:“你自己小心点,打不过就跑。实在不行,等我恢复了我们结伴去揍趴他们。”

    小蛮不再言语,她依旧担心着刘一帆,一动不动的盯着刘一帆消失的地方,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

    -----------------

    渐渐陷入沉寂的巨型心脏中,被虚空藤包裹的刘一帆,在缓缓变得清澈的绿色血液中起起伏伏,

    虚空藤顶端的小芽不知何时扎根在了刘一帆的右臂上,已经重新抽出了嫩嫩的细小藤蔓,第三片叶子已经缓慢的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