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被族长吊打了一顿的刘一帆呲牙咧嘴的扛着啪啪怪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因为嫌弃从未谋面的父母遗留的树屋太高,不方便上下。所以在婉拒了其他族人的同住的邀请之后,请他们帮自己修建了这座小小的茅草屋,屋子不大,却分外温馨。

    种在屋外的荧光藤分支穿过预留的缝隙爬满了小屋的墙壁,荧光点点。在蓝日落山,微暗的夜幕降临时分,更显的似真似幻。

    一张小床放在墙边,那是刘一帆睡觉的地方,床头边上是一个放满稀奇古怪东西的桌子,都是刘一帆发动小群众从各自父母手中收缴而来。

    在刘一帆床头上方不高的地方,悬挂在房顶是一张成年人手掌般大小,似舟形的硬木叶,铺满了阿姆古树落下的柔柔的树叶,用纤维编制的小小的云梯从硬木叶上垂到地面,那是给不会飞的阿蛮准备的,早早回来的她趴在上面呼呼大睡。

    角落里还有几只笼子,里面关押着在小群众帮助下抓到的有特殊用途的生物。如极为罕见的口水有愈合效果口水蛙,可以改变树木形状的软泥怪,还有长着一排翅膀的八翅巨天牛。

    把啪啪怪放下后,刘一帆走到关着软泥怪的笼子旁边观察,他死活不肯交出来的星辰木在软泥怪努力下有了一定的弧度,刘一帆从兜里掏出一把酸浆果丢到了它的身上,然后指着挂在笼子上的白页树的叶子,纯白的叶子上面画着一张弓形的图案,说道:“赶紧吃,吃了好好干活。你仔细看着图纸,不要有任何差错。”

    被美食俘虏的软泥怪,更加努力起来,刘一帆满意的点了点头。

    相比隔壁的吐口水、吐到吐、的口水蛙而言,软泥怪还算是幸福的,口水蛙跟地球上的青蛙差不太多,只是头顶上多出两个眼睛,在它的笼子里面有一个收集口水的瓶子,大约已经积满四分之三。刘一帆很不满意,这货吐了三天,才吐了这点。心里想着明天要不要再给它加点料,其实绿麻椒就很好用嘛。

    八翅巨天牛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如果明知自己即将沦为试验品的时候谁都不会好到哪。

    巡视了一圈的刘一帆,又走到床边,看了眼正在沉睡中阿蛮,那可爱的样子,让刘一帆觉得内心都要融化了,两年的相处,面少心老的刘一帆,早已把她当做女儿一般照顾。阿蛮跟别的小精灵不一样,有着远超同类的智商和灵性。

    答应要给她装上翅膀并不是刘一帆无的放矢,身为生物学博士的刘一帆还在葫芦里面时,就隐隐有了猜测,这个世界的动物和植物界限似乎很模糊,精灵长在树上,小精灵孕育在花瓣里,更有阿姆和圣树之类的树人族。

    这些都证实了刘一帆的一个大胆猜测,这个世界的动物和植物是本质是相同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说,应用在植物身上的嫁接,也完全可以应用在动物身上!

    每每想到此处的刘一帆就忍不住激动万分,对于脑洞突破天际的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如果在接下来的实验中他能证实这一切,别说对小蛮许诺翅膀了,就是龙翼都能给你丫嫁接在屁股上!

    神经元连接什么的对一个生物学博士来说不要太简单好么?只要没有抗原的排斥反应,再找到足够多的生物材料时,就是传说中的神龙都能给你丫整出来一个盗版的。

    所以材料来源有限的刘一帆,盯了了到处都有,长的像个球的小恶魔鸟,为此他可是费劲了心思。只是它们的飞行速度太快了,跟小群众们一起围追堵截半个月愣是没有抓到一只。

    既然不能生擒,那只能痛下杀手了,反正它们是森林中出了名的毒瘤,弄死它们也没有什么罪恶感。

    用尽了各种办法的刘一帆,不但连它们毛都没碰到,反而被它们的反击搞得灰头土脸,拉不下脸求助大人的他痛定思痛,决定制造丛林中冷兵器之王弓箭来制裁它们。

    精灵族当然不缺少弓箭,只是他看不上眼,当然,最主要是因为他的小胳膊小腿拉不开弦。

    于是他又在小群众的帮助下,借走了部落里珍藏的星辰木,不管硬度还韧性都远远超钛合金的星辰木是极为理想的弓身。

    而即将复苏并且可以随时变身枝状的啪啪怪,和明天就能到手的荆棘怪的空心刺,是再完美不过的箭头和箭身。而且在地面上可以快速蠕动的啪啪怪,被射出去以后还自带了回收功能。

    只是弓弦是个大问题,按照刘一帆想法,要做成可以自主撑弓射箭的全自动武器,自己只需要瞄准就好了,所以他现在需要的是那种可以自带巨力伸缩的生物。

    多方打探之后已经有了些眉目,刘一帆决定等过完筑屋节之后便开始抓捕弓弦,然后开始组装,反正也不急在一时,毕竟弓身还需要时间来定型。

    至于这些生物会不会乖乖听话的拉弓射箭?呵呵哒,去问问团着星辰木的软泥怪和眼冒金星的口水蛙。

    开玩笑,你见过有在杀猪匠手里不老实的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