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面对席延想要吃人的目光,容律好像没有一点感觉,反而好整以暇的看向顾浅羽。

    “你觉得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容律问顾浅羽。

    “……”顾浅羽。

    关她屁事啊!

    “下次你可以穿一件。”容律支着下巴,似乎在考虑这个方案的可行度。

    最后他似笑非笑的开口,“我给你弄一件更漂亮的,穿给我看!”

    “……”顾浅羽。

    真是哗了那个狗了!

    第一次见到容律这样的人,贱到没谱了,不仅当着席延的面,让他的小情人穿制服的诱惑,还特么的调戏他老婆。

    炮灰你造么,你在挑战这个世界男主的权威。

    果然,席延的脸像喷了墨汁一样,阴沉的几乎可怕。

    就在席延要爆发的时候,一旁的沈惜惜先爆发了。

    “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你不是心里一直有你老婆吗?”

    沈惜惜生气的指责席延,但是带着软糯哭腔的声音,让她的指控听起来更像在撒娇。

    看见沈惜惜哭了,席延顿时就心疼了,“惜惜,这个时候别闹,等回去我们再说。”

    “我才不要跟你回去,我在这里住的很好,我要一直住下去。”沈惜惜仰着一张小泪脸,故意跟席延唱反调。

    听见沈惜惜要留在这里,再想起容律那张精致的面孔,席延立刻就冒酸水了。

    “别说这种胡话。”席延的声音沉了下来。

    “你凶我,席延,你居然凶我。”席延的口气让沈惜惜的眼泪流的更欢了。

    她赌气一般的开口,“我就不回去,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讨厌你。”

    谁tm来把这两个妖孽收了?

    顾浅羽有些受不了的看着席延跟沈惜惜,她感觉她被来自这个世界的玛丽苏气息狠狠的虐到了。

    这俩脑残的世界之子,你们现在在人家的地盘,能不能消停会,能不能?!

    晕!

    就在顾浅羽对这个世界深深绝望的时候,席延跟沈惜惜已经结束刚才那个话题,他们此刻在为沈惜惜身上的衣服相爱相杀。

    “我要穿什么衣服关你什么事情,我就喜欢这件,我就不要穿你的外套,我就这么穿。”说着沈惜惜挺了挺自己的胸。

    席延拿着自己的外套,一脸无奈的看着沈惜惜,“乖,别闹,先把衣服穿上,你要喜欢这件衣服,以后我们在床上慢慢穿。”

    说到最后席延不由自主的开始了。

    “你!”沈惜惜的小脸涨红,她又羞涩又生气的开口,“你不要脸。”

    “对,我不要脸,我要你。”席延似深情,似宠溺的开口。

    “……”顾浅羽。

    她真受不了了!

    顾浅羽转头去看容律,一脸恳诚的开口,“大哥,能商量一下吗,你现在赶紧跟席延谈点正经事吧。”

    她快被这俩妖孽逼疯了。

    容律似乎一直在等顾浅羽说这句话,他趁火打劫,“可以,不过你欠我一个人情。”

    “……”顾浅羽。

    好在容律还能镇住这俩妖孽,他的话成功让席延跟沈惜惜停止了打情骂俏。

    “少将,沈小姐是我的客人,她站在我身边,你应该没意见吧?”容律笑的万分优雅得体。

    但,事实却是一把黑洞洞的枪抵到了沈惜惜的脑袋上,然后硬逼她朝容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