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草,我tm还给你脸了?你抢人家老公,还tm口口声声说拯救!

    拯救个毛线啊,你能不能拯救一下你的三观?

    顾浅羽是彻底被沈惜惜的脑回路打败了。

    果然,贱人都是矫情的!

    “既然两位的眼光这么一致,住两个房间也是浪费,你们就住一起吧。”容律似笑非笑的开口。

    “……”顾浅羽。

    这个碧池,分明是想看热闹,谁特么跟这种脑残女主眼光一致?

    “我才不要跟这种恶毒的女人住在一起。”沈惜惜反对。

    容律没搭理沈惜惜,反而去看一旁的顾浅羽。

    “吃饱了吗?”容律问顾浅羽,他的声音本来就很磁性,这么放低语速,声线低沉好听的简直能让耳朵怀孕。

    顾浅羽有些警惕,不知道容律到底想干什么。

    “明天想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做?”容律嘴角的弧度十分完美,他看着顾浅羽,目光居然透出一种深情。

    “……”顾浅羽。

    “听不见我说的话?”容律曲指敲了敲顾浅羽的脑袋,动作很亲昵,语气却有点危险。

    作为一个随时会死翘翘的炮灰,顾浅羽扯出一个讨好而僵硬的笑容,“随便都好,我不挑食。”

    “乖。”容律抬手摸了摸顾浅羽的头发。

    “……”顾浅羽。

    “你怎么这么没骨气?难怪席延不喜欢你,你简直太过分了,放荡!”沈惜惜气愤的盯着顾浅羽。

    嘴里一直说喜欢席延,可是遇见另一个大帅哥就立刻就贴上去了,她真为席延感觉到不值。

    顾浅羽的脸刷地就黑了,放荡你妹啊,全世界最没资格说她放荡的人就是沈惜惜!

    就算再不情愿,顾浅羽还是很无奈的跟沈惜惜住在了一个房间。

    同样,觉得席延被戴了绿帽子的沈惜惜,还在生顾浅羽的气,一句话也不跟她说。

    房间就一个双人床,沈惜惜十分有骨气的睡沙发。

    顾浅羽没沈惜惜这么圣母,她一个人睡一张大床,没人跟她分享,她当然乐得高兴。

    沈惜惜刚躺到沙发上,天花板就稍微震了一下,惊得她立刻就跳了起来。

    “地震了。”沈惜惜一脸惊恐的说。

    被沈惜惜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下,顾浅羽没好气的说,“地震个屁,我们现在在船上。”

    沈惜惜的脸更白了,“我们在船上?”

    “废话,你没感觉地板时不时就会轻微晃一下吗?”顾浅羽翻了一个白眼。

    顾浅羽话音刚落,沈惜惜飞一般的冲进了洗手间,对着马桶吐得天翻地覆。

    沈惜惜的阵势有点吓人,顾浅羽就算不关心她,听见她呕吐的声音也有点心烦意乱。

    突然顾浅羽想到什么似的,从床上走了下来,朝洗手间走去。

    “喂,你没事吧?”顾浅羽问。

    我去,沈惜惜该不会怀孕了吧?

    沈惜惜吐的很厉害,根本没时间回答顾浅羽的话。

    顾浅羽又问了一遍,见沈惜惜实在情况不妙,她只能走过去拍着沈惜惜的背帮她顺气。

    “你到底怎么了?”顾浅羽见沈惜惜的状况稍微好了一点,然后开口继续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