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街上的行人,顿时大惊失色,众人争相恐后的往路旁躲闪,刚刚还很繁华的街市,顿时乱成一团,大人的喊叫声,孩童的哭泣声,箩筐被打翻,菜叶鸡蛋四处乱飞,仅仅是一个女人的出现,却让原本热闹有序的解释变得乌七八糟,虽然这个女人很可恶,但是,吕卓也明白,敢在闹市骑马飞驰,这样的人,能简单的了吗?

    “娘亲,娘亲…”

    一个几岁大的小女孩跟妈妈被人群挤散,摔在地上不住的哭喊着,眼看那匹枣红马风驰电掣已经来到了近前,就连那马背上的女人,也猛的闪过一丝惊恐。

    这个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人,就算再嚣张,再跋扈,也会有慌乱害怕的时候。

    比如一个开好豪车的人在马路上肆无忌惮的飙快车,他可以闯红灯,可以得意洋洋的超车,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挡在他的车前,他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直接闯过去吗?

    小女孩躺在地上,已经被彻底的吓懵了,马背上的女人,也有些担心。

    行人都把路让开,见了她都吓的四散奔逃,这样的话,她的心里会很有‘成就感’,她喜欢这种被人仰视,被人惧怕的感觉,可是,她也不想真的把人踩死:眼看就要撞上,她急忙喊道“快躲开,快躲开!”

    她一边喊,一遍猛拽手中的缰绳,可是,飞驰的马儿,根本停不下来,眼瞅着就要从小女孩的身上踩过去,马背上的少女,啊的一声,不忍再看,急忙把眼睛闭上了。

    路边的的行人也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少人纷纷把头扭到一旁,心说:“完了,这个小女孩怕是活不了了。”

    突然,人群中猛的窜出一道黑影,这个人速度如风,快的就像一阵风突然冲到了小女孩的身前,一把抱起小女孩,顺势一滚,紧跟着,擦着他的身子枣红马就冲了过去。

    “啊……”

    等众人回过头来,见小女孩安然无恙,依旧得救了,而且,出手还是个少年郎沉寂了一会的人群中,不知是谁带头,猛的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声。

    “吁…”跑过去的枣红马,也很快停了下来,马背上的少女回头一看,也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她的脸,猛的就沉了下来。

    如果真的撞上小女孩,她心里也会不安,可是,小女孩被救,她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尤其是大家都把掌声送给吕卓,这让糜贞的心里,更加不满。

    “喂……”糜贞用马鞭指了指吕卓“你给我过来!”

    那些鼓掌喝彩的行人,声音也顿时戛然而止,没有一个人敢正面多看糜贞一眼,谁都知道,她是糜家的大小姐,一向刁蛮任性,被两个哥哥都快宠到天上去了。

    而且,糜家小姐,一,不学女红针织,二,不学琴棋书画,打小就喜欢骑马射猎,对家族的生意也极为上心,虽然身手不怎么样,但是性格泼辣,风风火火,跟男孩子一样,极为刚烈,不管是谁,只要她看你不顺眼,那你就倒霉了。

    吕卓把小女孩放在地上,柔声安慰了一会,糜贞气的直咬牙“喂,我让你过来,你耳聋了吗?”

    吕卓没有理她,甚至到现在,他都没正眼看糜贞一眼,至于她长什么样,虽然咫尺之遥,吕卓却没什么印象。

    知道小女孩的母亲找到近前,吕卓把小女孩交给她母亲,这才钻进人群离开了。

    “啊……你给我站住?”

    糜贞愣了一会,骑马就追了上来,可是,吕卓在人群中,就像泥鳅一样,三拐两拐,不一会,就跑没影了。

    吕卓知道对方一定很有背景,他不想惹事,刚来徐州,初来乍到,如果招惹了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对吕卓很不利,至少,现在,他得先有个落脚的地方。

    糜贞转了几圈,直到天色不早,眼瞅着日头就落了下去,这才不舍的打马离开,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些不舍。

    从小到大,糜贞可不仅仅是糜家的掌上明珠,这个徐州城,也没人敢惹她生气,别人见了她,不是哄着她,就是吓的远远的躲开,可是,今天,一直不起眼的老鼠,却让糜贞心里很不痛快。

    “好了,天色不早了,我看,今儿就到此为止吧。”曹宏瞥了眼冷清下来的募兵处,失望的摇摇头,在这坐了大半天,实在疲乏了很,曹宏想着赶紧回家舒舒服服的烫壶酒美美的喝上一盏。

    下面的兵卒刚要关门,突然,有人快步从远处跑了过来“且慢,我要投军!”

    “嗯?投军?”

    曹宏愣了一下,打量了跑来的吕卓两眼,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失望。

    他是陶谦的爪牙,为人极为尖酸刻薄,素来贪婪,这次听说主公要出兵参加讨董,便主动请缨把募兵的任务揽到了自己手里,不论是谁,只要想投军,就得被他狠狠的盘剥一番。

    一看吕卓的穿着打扮,曹宏心里就泄了气,冷冷的哼了一声,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瞥了吕卓一眼“你要投军?”

    “是的,大人!”吕卓忙点头回道。

    “从何处而来?”曹洪扯着尖细的嗓子不阴不阳的问道。

    “回大人,成皋!”

    “成皋?”

    曹宏心中更加不满,既然是外地来的,一定没有什么油水,如果是本地的,有的为了投军,就算曹宏明着索要钱财,有的也愿意从家里拿钱贿赂曹洪。

    可是,外地来的,多是连饭都吃不上的流民,这种人,身上穷的叮当乱响,就算把骨头敲开,也没什么油水可捞。

    “知道这里的规矩吗?”说着,曹宏嘿嘿一笑,把手大模大样的伸向了吕卓。

    吕卓顿时心头一沉,一看这个人的表情,他就知道,对方不是什么好鸟。

    吕卓摇了摇头“大人,小的离家远行,家中亲人不幸遇害,囊中实在羞涩!”

    曹宏冷冷的哼了声“哼,真是不识抬举,这样吧,本大人一向心怀慈悲,念你远路逃难来到徐州不易,就让你加入火头营当个伙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