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最快更新http://www.shukuai123.com/b/53701/灵异警事最新章节!

    这个转机让专案组傻了眼。说是互殴而死,鬼都不信。但是,死者的亲属们竟然众口一词,实在出乎意料。

    我们队长赶紧去医院找张培良,却接到医院通知,说张培良昨天晚上突然猝死,死亡原因是心肌梗塞,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活活给吓死的。

    这案子一时间陷入僵局。

    比起案子,我更好奇老赵这个人。如果说那晚上老赵不是真的死亡,那么会不会是进入了假死的状态?假死是呼吸、心跳等生命指征十分衰微,从表面看几乎完全和死人一样的一种状态。但假死状态多半是发生在身体受到重创之后。老赵那晚根本没受过伤,而且他躲在衣橱里是怎么回事?还有那香炉和纸灰,太诡异了!

    我越想越好奇,也便对老赵那神秘的箱子注意起来。但是,从凤山村回来之后,老赵便把箱子锁在办公室的保险箱里,我根本没机会看得到。当然,就算我能打开保险箱,老赵那箱子本身也带着密码锁,我照旧打不开那锁。

    想到这里,我放弃了对那箱子一探究竟的想法。

    凤山村案子查来查去没什么线索,加上死者家属众口一词,声称这几个人都是互殴而死,局里也慢慢将这案子当悬案给暂时搁置了。这案子没有关于凶手的任何蛛丝马迹,跟活见鬼一样。

    之后的一段日子没什么大案子,我也便有了点空闲。但凤山村事件,却一直让我不能释怀。事后我去查过祠堂里老太太的身份,得知她不过是凤山村里一个普通的村民,病故,死了也就一个月左右。

    村民们都说不知她是被谁挖出来的。老太太的儿子在外地工作,细问之下,才知道那孩子竟然是老太太的养子,关系一般。自从老太太的儿子去了外地上大学之后,就跟老太太少了联系。

    事后我去找死者家属,没想到大家都避而不见。我猜测这老太太八成是被那几个村干部给挖出来的,但到底为了什么目的,却没人知道,或者知情人也不肯透露一个字。

    我想起祠堂挂着的几幅画,便重新回了那祠堂一趟,将墙上的画挨个用手机拍了下来。但是拍完第五幅画的时候,心中不由疑惑:第六幅去哪儿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祠堂里挂了六幅画。第六幅是空白的。但是独独缺了这一张。

    回家之后,我将画传到电脑上,端详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觉告诉我,这几幅画和老太太,以及那几个死者很有关系。

    为了寻求答案,我将这几幅画传到WOW吧和别的几个贴吧去,发了个帖子,问:大家有谁知道这几幅画的意思?

    我觉得这帖子未必有人正经回复,发完后也便关掉网页。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快下班了。老赵这几天忙进忙出,更没时间理会我。而鉴于他的诡异行径,我也不怎么想黏着他。但通过这几天的暗中观察,我可以肯定老赵是活人,有呼吸有脉搏有体温。于是我猜想,那天晚上八成是他一时间进入假死状态。但是怎么会进衣橱的么……我也只能假设老赵睡觉不规矩,有梦游症了。

    虽然这个假设很牵强,但是除此之外没别的合理解释。

    下班吃过晚饭后,我一直惦记着那几幅怪异的画,于是开了电脑去看帖子的回复。

    WOW吧的回帖比较多,但多半是看热闹的围观帖子,没什么意思。我翻看了两页,有些不耐烦。当我想关掉网页的瞬间,却瞥到一条回复:“楼主的这几幅画有点像招魂仪式的画卷,但仔细看却又不是。应该是召唤罗刹鬼的,但是却少了一幅画。”

    少了一幅画!这句话顿时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个人看来是懂行的,那祠堂里的挂画确实少了第六幅。

    我赶紧去看他的ID,见他的头像用的是九尾狐妖的图案。ID名字叫:南山大妖。

    我赶紧私信给他留言,问他是否有时间给我解释一下这几幅画的意思。之后,我留了我的电话和QQ号码。私信发出去之后,见对方许久未回,想来是不在线的。我关了网页,心中好笑自己何以对这件悬案如此执着。

    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见时间也不早了,便洗澡睡下了。

    这一夜睡得比较安稳。但是第二天一大早,我便被手机铃声吵醒。摸过枕头边儿的手机一看,是老赵的来电。接起电话后,老赵冷冷的声音传来:“小宋,我今天要出去办件案子,你留在办公室值班,早点来!”

    我一听案子,顿时睡意全无,抱怨道:“师父,你又不带我去?”

    但这时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音,老赵已经把电话给挂了。我只好郁闷地起床穿衣,买了早饭后就赶去市局。

    进了办公室,后勤部的刘师傅见了我,诧异道:“你师父去了宿县那边,你怎么没跟去?”

    我郁闷道:“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师父都不肯带着我。”

    刘师傅说道:“不带你,你不会自己跟去啊?跟着老赵多学点东西多好。”

    我一听这话,起了心思,忙问刘师傅老赵他们具体去了哪儿。刘师傅说宿县东北部的褚兰镇宋家村出了命案,宋家村的村长死在一棵古树里了。

    我一听,这案子有点意思,怎么人能死在古树里?但多想无益,我赶紧根据刘师傅指的路,赶去了宋家村。宋家村离着蚌埠近多了,不到俩小时,我便赶到了那里。

    到了村口,见不少人围在那里指指点点。走到近前看,见村口已经拉起警戒线,警戒线里,一棵粗壮的大槐树被拦腰截断,树冠躺倒在地,半截树身树立在当场。看那树的粗细程度,如水缸一般,这树龄怎么说也得百年以上了。

    但是这百年大树里却是中空的,而现在,里面正有三具尸体纠缠在一起。

    其中两具面目枯黑,是两具干尸。但是那干尸身上却穿着古装。看那古装的样式,很像是汉朝的服装。从颜色和款式来看,应该是一男一女。

    但在这两具干尸的中间,却有另一个胖男人的尸体。这人死的极其惨烈,舌头伸出很长,眼睛翻白,好像是被两具干尸给活活掐死的。

    想必这就是那位死在古树里的宋家村村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