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容枝妹妹,明天有空吗?”

    沈放扒拉着容枝的手臂,可怜兮兮的。

    明天是周末,放假。

    他想约容枝。

    沈放摇摇容枝的手臂,故作可怜的说道:“明天放假,就我一个人在家里,没饭吃,也没人陪我说话,一个人,孤零零的。”

    容枝笑了,眉眼弯弯,她点了点沈放的鼻子。

    “真有你说的这么可怜嘛?”

    沈放鼻尖红红的,耳尖也红彤彤的,他眨眨眼睛,厚着脸皮点头。

    “你不是喜欢花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准会喜欢。”

    沈放眼睛亮晶晶的,像大狗狗看见肉骨头。

    容枝点头,“也行。”

    “不过,你别打扰我学习了。”

    “咦惹?我哪有!”

    沈放不满的嘟囔道。

    容枝才懒得理他,笑了笑,认真看书。

    沈放哼了一声,也拿出书开始做题。

    时间飞快,转眼间就到了次日午时。

    容枝穿了一身修身蓝色碎花吊带裙,性感的锁骨,盈盈一握的腰肢,姣好的身材令人目不暇接。

    搭配一双简单的小白鞋,怕晒还戴了一顶米白色的太阳帽。

    肉肉不喜欢穿衣服,没给它穿,但给它套了个小黄鸭牵引绳。

    肉肉喵喵的叫了两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点头。

    容枝看着它臭美的模样,忍不住点点肉肉的鼻尖。

    “还会臭美呢!”

    肉肉应和:“喵喵喵~”

    容枝把它装进小小的花篮里面,提着就下楼跟沈缦云打了声招呼。

    沈缦云跟其他太太约了下午打牌,热情的把女儿送出门,就回房间打扮自己。

    容枝一脸无奈。

    “喵喵喵~”猫要出发了!

    容枝刚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沈放。

    电话铃声一响,“沈放,你在哪?”

    “等我两分钟,马上就到。”

    沈放开着车,笑眯眯的。

    他穿了一件白衬衫,一条休闲裤,很随意的穿搭,却十分帅气。

    两分钟后,沈放就接到了容枝。

    容枝坐在副驾驶上,闭上了眼睛,打算小憩一会。

    沈放也不说话,安安静静的。

    肉肉睁着它卡兰姿的大眼睛,窝在花篮里,乖巧的一动不动,不想吵醒女主人。

    上了高速,估摸半小时后,沈放停下车。

    容枝也醒了,她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

    提着肉肉下车。

    她眨眨眼,肉肉也眨眨眼,一人一猫,目瞪口呆。

    淡淡的花香随风飘散,令人陶醉。

    这里有草地,有湖,有花。

    一望无际的玫瑰,有粉色的,红色的,蓝色的,绿色的,紫色的,它们静静的躺在绿色的怀抱之中,仿佛天然翡翠上镶嵌的宝石。

    在左侧那边的草地上,有一方清湖。

    阳光照在波光细细的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缎。

    容枝结结巴巴的,“这……这里是……”

    “这是我爸给我买的山地,这一片全是我的。”

    他那个便宜爸爸,什么都不多,就是钱多的慌。

    “这些……都是你种的?”

    容枝殷切的望着沈放。

    沈放被看的脸一红,他咳了两声,不好意思的瞟了容枝一眼:“我见你喜欢,就让人给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