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水天相接,飘渺的云烟忽远忽近,若即若离,隐隐能看到粉紫色的桃花。

    浴池中的男子忽的起身,藏在石头后面的容枝,眼睛都看直了。

    男子从水中走了出来,精瘦的躯体一览无遗,一滴水珠顺着他狭长的眉眼流下,在锁骨的地方打了个旋,不甘心的滑落。

    那是一种邪魅的诱惑,穿透灵魂的窒息感。

    容枝舔舔舌头,几千年未出阁,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之男子。

    “谁在那?”

    容枝一惊,想要离去。

    却被那男子的法术困住,动弹不得。

    转眼间,男子已经穿上了一袭白色长袍。

    容枝可惜的低下头。

    糟糕糕,

    偷看被发现了。

    叙川一步一步走过来,看到是容枝是,满是冷峻的脸上,顿时红云密布。

    “你……怎么是你?”

    容枝抬头,一脸茫然。

    “你认识我吗?”

    “我叫叙川,我之前见过你。”

    容枝满脸羞红,垂着头,小声应道:“嗯。”

    “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是不小心闯进来了。”她强行洗白。

    叙川清冷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转瞬又故作生气道:“那你如何补偿我?”

    容枝傻眼:“补……补偿你?”

    “难不成你不愿负责?”

    叙川声音低沉沉的,响在她的耳边,容枝又是一阵心慌。

    她结结巴巴的:“我……我没说不负责!”

    “负责,我肯定负责,我回去就跟爹爹说,要迎娶……不,嫁你!”容枝有些着急,磕磕绊绊的把这句话说完,又有些害羞。

    这样,会不会显得她很着急似的。

    应该不会趴……

    叙川宠溺的揉揉容枝的脑袋,好听的声音犹如陈年老酒,甘甜而暧昧。

    “不如你跟我一同前往快穿世界,陪我历练,回来后我便跟你爹爹求娶?”

    叙川轻笑一声,心里暗想:主要还是培养感情,毕竟小容枝也只是对他略有好感,未到非他不可的地步。

    傻呆呆的容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与他化成一道白烟,消失不见。

    ……

    容枝从睡梦中惊醒,她下楼倒了一杯水,想起叙川,惆怅不已。

    “花花。”

    【容容怎么了?】花花关心道。

    容枝走到花园里,月色撩人,她坐在用花藤缠绕的秋千上。

    “我怎会突然想起他?”

    花花自然是知道容容口中的他是何人。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也不知道碎片会不会想我。”容枝心塞塞的。

    【碎片肯定想你鸭~】主神暗恋容容六千多年,为她守身如玉!

    相信作为主神的碎片,也是会很爱很爱容容的!

    “喵~”

    不远处传来一声猫叫声。

    容枝眨眨眼,呼吸都放轻了。

    “喵喵喵~”

    大概是在左边,容枝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学了声猫叫:“喵~”

    “喵喵喵!!!”

    沈放怀里的布偶猫突然就跳起来大叫。

    容枝一喜:“喵喵你是在外边吗?”

    沈放抓住白色的布偶猫,轻声说:“是我,沈放。”

    容枝:“喵喵呢?”

    “你等我一会。”沈放伸手就把布偶猫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身手矫健的翻墙过去。

    刚好落在容枝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