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午时的阳光过于炽热,撒在容枝的身上,朦胧的美丽有些不真切。

    容锦看着容枝细腻光滑的皮肤,又是一阵嫉妒。

    她这些年花了不少钱保养皮肤,也没有容枝的皮肤好。

    光影打在容枝的脸上,有些阴影,却美的窒息。

    她低声呢喃道:“容锦,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那是我的!是你抢走了我的东西!”容锦近乎癫狂。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容枝轻哼一声,她扭头轻视道:“容锦,如果你不想去年4月8号晚上的视频暴露出来的话。”

    “呵,就给我滚。”

    还是软糯的小嗓音,却带着凉意。

    容锦头皮一紧,惊恐的后退一步。

    她,她怎么知道。

    容锦艰难的咽了口唾液,看着教室里各种鄙夷的眼神,好像在嘲讽她不自量力。

    她近乎狼狈的逃离了现场,那件事,是她心底的一根刺。

    如果被别人知道,她就彻底完了!

    容枝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眼睛微眯,脸上带着一抹不明所以的笑意。

    阮萌萌扭头,看了一眼容枝,就心思沉沉的拿起笔写作业。

    容枝若有所思的盯着阮萌萌的后背,没说话。

    刚刚几个看热闹看的最起劲的女生,跑过来安慰。

    “容枝,容锦就是个神经病,你不用管她的。”

    “对啊,容锦可不是个好人。”有钱的时候就嫌贫爱富,更何况现在没钱。

    “容枝,什么视频呀,可以给我们看看吗?”

    容枝同学乖乖的笑着说道:“我吓唬她的,谁知道容锦这么胆小。”

    女生们一听,不约而同的有些失望,又敷衍的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

    一班的男生,大都是书呆子,不爱关心这些琐事,都低着头努力的学习。

    但也有几个对容枝一见钟情的,过来找存在感,其中最令人讨厌的一个,叫,周书景。

    “容枝同学,刚刚被吓到了吗?喝瓶水压压惊吧?”周书景长的很斯文,戴着黑框眼镜,干净整洁的校服让他看上去有几分书香门第的气质。

    容枝看了一眼,低着头继续吃薯片,拒绝:“不用,我自己有。”

    周书景的笑容有一刹那的僵硬,随后又拧开瓶盖放在她桌边,“大家都是同学,不用这么客气。”

    说完,他就回到了自己座位上看书,只是时不时,又扭头看容枝一眼。

    容枝毫不在意,打了个哈欠就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上学可真辛苦。

    一班的学习氛围很好,就算是下课,也都较为安静,只有隐隐约约女生八卦的声音。

    估摸十分钟后,上课铃就响了。

    这节课是体育课。

    容枝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没有穿校服,只是简单的穿了一套浅蓝色的运动服。

    她只有一米六,站在第一排的第一个。

    体育老师是个又黑又高的大块头,一脸严肃的整队。

    容枝小小一个,她就乖巧的站在那,盯着不远处的银杏树看。

    “报数!”

    容枝安静如鸡。

    体育老师瞪了一眼容枝,“报数!”

    容枝一动不动。

    周围鸦雀无声,各科当中,体育老师是最小气的。

    只有有一点做不好,他就会罚你去跑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