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都是这个贱丫头,一回来就撺掇爸爸妈妈把她赶走。

    她一点也不想回那个重男轻女的穷人家!

    她想要的是容悯沈缦云那种爸爸妈妈!

    都是这个女的,如果不是容枝,她现在还可以穿着漂亮的衣服,戴着昂贵的首饰,跟同学们炫耀。

    现在,她在班上,任谁都可以踩两脚。

    容锦一想到就气的发抖,面目狰狞。

    昨晚,她两手空空的回去,容超跟王翠兰就骂她,那些肮脏的字眼,粗辱的举动,以及那猪都不吃的食物,都在嘲讽着她!

    王翠兰甚至把她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转手低价卖掉了!

    她现在穿的,是最低廉的料子,地摊上二十块钱就能买到的款式。

    就连鞋子,穿的都是王翠兰不要的。

    更别提住的地方了,她没有房间,晚上只能在客厅打个地铺。

    租的房子隔音效果很差,她甚至能听到隔壁那令人作呕的声音。

    容锦愤恨的瞪着容枝,十八年都过来了,为什么还要把她从天堂打下地狱!

    容锦想到此番的目的,收起了脸上的愤恨,换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她拘谨的走进教室,走到容枝旁边。

    “诶,这个不是容锦吗?那个假千金。”

    “啧,上梁不正下梁歪,她还有脸跑到容枝面前。”

    “对啊,她还是容家千金的时候就喜欢到处勾搭男的,现在不是了,金丝雀变成了麻雀,还是一副别人上了她不给钱的模样。”

    “可不是吗?你知道他们班的王晓晓吗?就是被这个女的抢了男朋友,王晓晓被她害的,现在都还在医院呢!”

    ……

    教室就那么大,何况女生们议论的时候并没有压低声音,容锦自然也是听得到的。

    她屈辱的噙着泪水,哭的梨花带泪。

    容枝有些恼,却没理。

    “容枝妹妹。”容锦的声音是那种娇滴滴的萝莉音,带着哭腔,做作的有点难听。

    同样是叫容枝妹妹,怎么这个人叫的就那么恶心?

    容枝深思。

    容锦见容枝不搭理自己,也不觉得尴尬,开始哭哭啼啼的诉苦:“容枝妹妹,你别让爸爸妈妈赶我走,我在容家生活了那么多年,对家里的东西都是有感情的。”

    “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爸爸妈妈的,我只要能看见爸爸妈妈身体健康就好了,你让我回去吧。”

    “爸爸妈妈跟我相处那么长一段时间,肯定也是舍不得我的,你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就不体谅爸爸妈妈。”

    容枝扯了一下嘴唇。

    “说完了?”

    舔一下唇角,

    “那你可以滚了。”

    容锦错愕,她呆呆的,“容枝妹妹,你在说什么?”

    容枝不想理,只觉得有些烦。

    “人话,听不懂吗?”

    她的声音隐隐含着怒气。

    她最讨厌的,就是麻烦了。

    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惹人生厌。

    “容枝妹妹,虽然你已经回了容家,但我爸妈也照顾了你十八年,你是不是应该补偿我!”容锦见容枝不为所动,也生气了。

    她冲着容枝,理所当然的说道。

    果然,麻雀变成金丝雀,终究是上不了台面的。

    她只是说了些实话,这就恼羞成怒了。

    呵,容悯跟沈缦云把容枝接回来,不认她这个女儿,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容容你别生气,生气令人丑陋!生气令人贫穷!生气令人面目全非!】花花感应到容枝情绪的波动时,吓了一跳,好家伙,原来是遇到极品了。

    偏偏光天化日之下,小容容又不能动手。

    可怜的容容,也不会骂人。

    看来它得找几本教人吵架的秘籍给容容看了。

    “我没有生气。”容枝温吞的回道。

    她只是有点,

    恶心,

    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