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没有对不住。”

    容枝垂眸,声音很轻,语气淡淡的。

    容悯语塞,叮嘱几句就离开了。

    走时不忘把门关上,容枝不放心,起身将门反锁。

    ——

    “大家好,我叫容枝。”

    容枝被分配到高三一班,是一中高三最好的班级,老师极其资源,都是顶级标配。

    “容枝同学,你先坐在第一组最后面那个位置,过几天就要月考了,到时候再按成绩来排位置。”班主任李琴温柔的看着容枝,眼里闪过一丝幽光。

    这位,就是容家找回来的女儿。

    小地方来的,来了也估计就是拉低他们班的平均成绩。

    等下次月考出来,她一定要让主任把这根搅屎棍分出去!

    容枝看了她一眼,眼神清明,笑了一下。

    抱着书本走到座位上,她没有立即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将座椅彻底擦干净,才坐下。

    不少女生对此嗤之以鼻。

    “你瞧瞧,还把座椅擦干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哪路神仙。”

    “你不知道吗?这位就是容家失散多年的便宜女儿。”

    “就是她啊,我说怎么一股子土味。”

    ……

    容枝幽幽的看向那边,红唇微起,却什么也没说,反而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这节是自习课,容枝拿出书本开始复习。

    “你好,我叫阮萌萌。”面前那个女孩转过身来,一脸兴奋,还特意压低了声音,怕被纪律委员记名字。

    “你好。”

    “你同桌叫沈放,今个儿估计又逃课了。”阮萌萌自然熟的跟她搭话,看着容枝的美貌,再一次扬起了花痴的笑容,尔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跟容枝说起。

    “我跟你说,你同桌,就是那个叫沈放的,虽然成绩好长得帅,但他脾气不好,经常打架。”阮萌萌眉头一皱,似乎不知道怎么说,只好瘪出了句:“还有不良嗜好。”

    容枝:???

    这跟她看到的怎么不一样?

    对方是好意,容枝没有冷落,也跟她搭话:“是吗?那他怎么还在一班呀?”

    “因为他家里有钱,成绩好,虽然经常逃课,但架不住人家有颗聪明的脑子。”阮萌萌一脸羡慕,她没日没夜的学习,也只能得个班级前十五的名次。

    哪像沈放,开学到现在没见他上过课,也能考第一!

    沈放这个人霸道极了,本来他成绩第一,应当坐在最前面。

    但他不愿意,就要坐在最后面,班主任都拿他没办法。

    “对了,你成绩怎么样?要不我帮你补补。”阮萌萌对好看的妹子没有免疫力,要不是隔了个课桌,都恨不得扑上去掐一掐。

    呜呜呜,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小仙女。

    容枝迟疑了一会,敷衍道:“也就还行。”

    她没考过试,但她智商还可以,应该不难。

    “我把我的笔记给你看看。”阮萌萌热情的把她几科的笔记拿给容枝,小鹿般的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容枝,满满的都是期待。

    容枝沉默。

    怎么有一种妈妈看崽崽的错觉?

    今天是不会吵架的容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