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林默在九层里,只发现了一个衣橱。

    显然,这个结果让林默颇为失望,他一直认为九层住着一个非常厉害的梦魇,要么就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噩梦物品。

    结果只是一个衣橱?

    好在林默很快就摆正了心态。

    衣橱也不能小瞧,更不能掉以轻心,整个九层里散发出的恐怖气息,都是从这个衣橱里冒出来的。

    说明,这不是普通的衣橱。

    蛋蛋妈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这个衣橱样式很老,我爸爸妈妈结婚的时候,好像就有一个类似的,好处是里面能装很多东西,小时候捉迷藏,我就经常躲在里面。”

    能藏人?

    林默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来。

    他看了看其他地方,的确什么都没有,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林默才和蛋蛋妈一起走到那个衣橱的近前。

    先绕了一圈看看。

    没发现什么异常,再仔细看,可以看到衣橱的木料上满是长时间磨损的痕迹,看上去已经用了很久。

    外面的漆面已经彻底磨没了。

    但不可否认,做工很不错。

    打开看看!

    林默先是敲了敲衣橱的门,里面空旷,应该是空的,或者,没装多少东西。

    打开了衣橱门。

    瞬间,一股古怪的气息从里面冒出来。

    林默眯着眼睛,因为他看到了衣橱里,坐着一个尸体。

    但这个尸体,已经干枯的不成样子。

    是一具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干尸。

    干尸穿着衣服,好像还戴着一个手表。

    林默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尸体会不会有问题。

    是个梦魇?

    但很快他就发现他想错了,这就是一具尸体,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就是死了很长时间的那种尸体。

    有些失望。

    林默之前还幻想着,里面是不是蹲着一个梦魇,可没想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连恶意和怨念都没有的尸体。

    好在很快就有了其他发现。

    衣柜里面,刻着字。

    很多字。

    因为字太多,而且交错在一起,一时之间,林默也读不懂这些字说了什么意思。

    除此之外,林默还感觉到一股诅咒的气息。

    不过这种诅咒气息不是来自于里面的尸体,而是衣橱本身。

    “莫非,这个衣橱还是一个诅咒物?”林默心里思考着,想了想,没有移动尸体,而是开始仔细解读门板和里面衣橱壁上刻着的文字。

    “时间……”

    林默认出了两个文字。

    而且如果仔细看,这里刻着最多的文字,就是‘时间’两个字。

    “这个衣橱,和时间有关?”

    林默继续看。

    除此之外,那些刻字还有写着‘我要疯了’、‘坚持不下去’的字样。

    还有类似于‘好久了’之类。

    这些刻痕显然是陈年痕迹,应该早就刻上去了。

    林默看了看衣橱里的干尸,对方手里好像还有一串钥匙。

    十有八九这些文字就是这个干尸刻在上面的,用的就是其中的一个钥匙。

    蛋蛋妈这个时候也凑过来看。

    “这人,死了好久了,我看,至少死了十几年了。”她说了一句。

    这个和林默的判断是一致的。

    但很快,林默就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

    他反应过来了。

    时间不对!

    噩梦世界诞生才多久?

    如果具体到这里,也就是绿苑小区的污染区,最多两个月。

    也就是说,这个衣橱存在到现在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里面有一个死了至少十几年的人。

    问题是,绿苑小区也不是黑羊公馆那种老建筑,不太可能有那种年限的污染物。

    “小心一点,这个衣橱有点古怪。”蛋蛋妈感应到了什么,提醒了林默一句。

    林默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把干尸拖了出来。

    他要搜搜这个干尸身上还有什么东西。

    干尸身上一点水分都没有了,就如同蛋蛋妈说的,只有死了十几年的人,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林默这个时候注意到干尸戴的手表。

    这应该是现实世界一个手表的投影物,巧的是,林默见过这种款式的手表,好像是两年前推出的,因为那个时候,林默也想买同一个品牌的,所以专门花时间研究过。

    这种表可以看时间和年月日期。

    林默仔细看了看。

    表还在走。

    时间现实是晚上八点钟。

    和现实世界差不多,问题不大,但林默在看到年月的时候,愣了愣。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

    再看,的确是他所看到的年份。

    上面显示的时间,居然是十年之后。

    表弄错了?

    还是地上这家伙活着的时候故意调了时间?

    但正常人不会这么干。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表是自己计算时间,计算了十年。因为是噩梦世界里的手表,可以完全不按照现实世界里的规则,就像是一些电子设备,没有电池依旧可以用。

    这个表没有电池,也可以一直走。

    林默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蛋蛋妈这个时候也凑了过来看了看,说了一句:“看样子,这个尸体在衣橱里待了十年了,怪不得会变成这个样子。”

    林默则道:“这人最开始,并不是一个尸体,而是一个活人。”

    蛋蛋妈也反应了过来。

    衣橱内壁里刻着那么多字,十有八九就是这尸体写的。

    所以说,对方一开始并没有死。

    一个活人,被关在衣橱里十年,绝望的死亡之后,变成了一具干尸。

    这个事情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这衣橱门也没锁,这人为什么不出来?

    宁愿在里面困死?

    显然这不合理。

    “除非,他出不来。”

    蛋蛋妈说了一句,这是唯一的解释,林默也认可。

    林默想了想,取出了一章黄皮纸片。

    为了保险起见,林默还是打算‘鉴定’一下这个衣橱究竟是什么诅咒物。

    将黄皮纸片贴在衣橱上。

    很快,纸片上就浮现出了对应的诅咒序列和名称。

    2-1衰老!

    果然。

    林默之前感觉到诅咒气息的时候就觉得熟悉,衰老诅咒林默见过,而且不止一次。林南身上有,那个神秘尸体身上也有。

    体现在这个衣橱上,十有八九就是被困在衣橱里的人,会在里面这个独立的空间里,加速时间的流逝。

    所以这个人才会死,才会变成干尸。

    因为衣橱里的时间流逝速度和外面不一样。

    除了尸体和手表上的时间之外,还有衣橱内壁上那些文字。

    这个人临死之前也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写了那么多‘时间’和诸如‘坚持不下去’‘过了好久’这一类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