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2号楼的住户不多,但厉害的梦魇不少。

    一层是空的,二层都被屠夫占了,林默带着蛋蛋妈和稻草人上到二楼,然后敲了敲二楼的消防门。

    “屠夫大哥,在家吗?”

    里面没动静。

    静悄悄的,和没人一样。

    “是不是没人啊?”稻草人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肯定有人,屠夫基本不出门,是个宅男,他是怕我抢他的刀。”林默直接推开门,一股阴冷的风瞬间从楼道里吹出来。

    蛋蛋妈和稻草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在这个楼道里,他们能感觉到如山一般的压迫力。

    这在以前,是从没有过的。

    在这里,空气是粘稠的,仿佛呼吸都变的极为困难。

    林默则是在前面轻松带路,挨家挨户的找人。

    终于在最后一个屋子里,找到了屠夫。

    这家伙正在磨刀。

    林默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屠夫连头都没抬,仿佛听不到。

    估摸还在记恨之前林默拿他刀的事情。

    林默也不觉得丝毫尴尬,照样进行热情的介绍。

    基本上就是林默自说自话。

    “我刚回来,改天,我来找你聊聊。”

    自顾自的说完,林默过去拍了拍屠夫宽大无比的肩膀,然后才带着早就想走的稻草人和蛋蛋妈离开二层。

    等到林默出去,屠夫才抬头看了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意外。

    外面,林默也是心里琢磨,暗道自己以前眼界窄,见识也没那么多,所以看不出屠夫的厉害,现在他能看出来了。

    屠夫身上也有暴食诅咒。

    想想之前屠夫和巨虎厮杀,受了那么重的伤,正常情况下早死了,可他硬是扛了下来。当时应该是吃了虎肉,所以恢复了伤势。

    这不就是暴食诅咒么?

    那这就有趣了。

    屠夫是从哪儿搞来的暴食诅咒?

    诞生的时候就有?

    还是说,屠夫并不是绿苑小区里的‘原生梦魇’,而是外来的。

    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说不定,屠夫也曾去过‘暴食者号’。

    就目前已知的,暴食诅咒的唯一来源就是‘暴食者号’,所以林默想要找时间和屠夫谈谈。

    甚至林默在确定屠夫身上有暴食诅咒之后,已经是谋算了一系列的计划。如果屠夫真的去过暴食者号,那林默打算想法子说服屠夫,下一次暴食者号来的时候,让屠夫带自己一起上船。

    有个熟人带路,绝对比自己独闯要好。

    不过这个事儿不急,林默一直在计算着日子,暴食者号还得两个多月才会重新在吞鲸市沿海停靠。

    所以时间还很充足。

    林默自己也需要时间做足够的积累。

    ……

    “这里一层和三层都没人住,你们都可以选。”林默介绍。

    显然蛋蛋妈和稻草人都不愿意住一层和三层,原因很简单,距离二层太近了。

    刚才的屠夫给他们的压迫力极大,蛋蛋妈还好,稻草人刚才走路都是踮着脚尖,生怕惹恼了那个如山一般的屠夫。

    “四楼有一间画室,不过我建议暂时别来,等我和它们商量商量再说。”

    稻草人和蛋蛋妈想问林默口中的‘它们’是谁,但琢磨了一下,没问。

    “五楼向上都没什么人,可以随便选,我住八楼,刚才你们看到的那群孩子,也在八楼,咱们上去看看。”

    林默带着人一路上到八楼。

    小红裙它们在楼下玩,所以屋子里没人,林默直接带人去810号房间。

    “我住这里。”

    林默好长时间没回来,看到这阴暗的屋子里的摆设依旧和以前一样,也是泛出了一丝丝的回忆。

    猫猫去集训了,窗帘鬼也一定跟去了。

    所以这里冷清了不少。

    “对了,还有老白,你们听我说,我还有一个朋友,它人挺好,就是有一个怪癖,你们一会儿见了它千万要注意……”

    林默把不能回头的禁忌说出来之后,走过去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一个高大的人影席卷着滚滚黑气,从里面冲了出来。

    正是老白。

    估摸是在里面憋的时间长了,冲出来的时候,劲头很足。不过再看到林默之后,老白先是一愣,居然都不去看蛋蛋妈和稻草人,立刻转身往回走。

    “哎,老白,你这是干什么?”林默也没想到老白居然是这个反应。

    像是以前,老白每一次遇到新人,都会乐意和他们‘玩一玩’,会盯着他们,看看他们会不会触发禁忌。

    可这一次老白居然立刻回去了。

    难道说,是伤透心了?

    可上一次自己不是专门找了一个梦魇,让老白玩的很开心么。

    这又是怎么了。

    老白速度很快,眨眼就钻回了厕所,还把门给带上了。

    林默过去拉门,怎么都拉不开。

    “老白,不至于,不至于啊!”林默过去敲门,里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整个过程,蛋蛋妈和稻草人都是懵逼状态。

    之前那个屠夫就已经够古怪了,没想到这个苍白鬼影更怪,他们两个都看得出来,这个梦魇是因为看到林默,勾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回忆,这才一怒之下逃了回去。

    敲不开门,林默也没招儿。

    他和蛋蛋妈和稻草人说了一句:“老白它就是这个性子,你们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蛋蛋妈和稻草人连连摆手。

    林默指了指头顶:“这里的九楼我没去过,我一会儿打算去看看,你们跟我去吧。”

    “我们想先选房子。”稻草人急忙道。

    他刚才上楼的时候偷偷瞅了一眼九楼,上面的气息很吓人,所以他的潜台词是,虽然你是老大,但要让你上,我不上。

    “行,我陪你上去看看。”蛋蛋妈毕竟实力比稻草人厉害多了,所以底气也足,再说林默都开口了,她当然得去。

    “至于房间,我就住808吧,也在这一层,以后蛋蛋找那几个小朋友玩,也离得近!”蛋蛋妈用手聊了聊秀发。

    不过忘了扶脑袋,她的脑袋差一点掉下来。

    “那我住七楼吧,我喜欢安静。”稻草人深思熟虑了一下,七楼距离八楼近,但又不是特别近,相对来说最适合。

    林默点头,这里的空房间太多了,所以随便他们怎么选都行。

    接下来,林默打算去九层看看。

    稻草人借故选房间,赖在七楼不走,所以只有蛋蛋妈和林默上到九层。

    这里黑气弥漫,危险程度绝对比下面八层加起来都高。

    以前的林默为了保险起见,一直没有进入2号楼的第九层。

    但是这一次林默的身上已经有八种强大的诅咒,光是诅咒带来的提升,便足以让林默应对大部分情况。

    再加上还有蛋蛋妈这个强大的B级梦魇跟着,所以林默打算现在就探索一下。

    推开了楼道门,林默往里看了看。

    让他意外的是,九层没有任何房间隔断,也就是说,这里没有房间,完全是一个空旷的大平层。

    而在空旷的楼层中央,只有一个东西。

    林默仔细一看,是个衣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