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宋倩听到林默的疑问,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她摇了摇头:“那只是错觉,专家组已经对梦魇做出过极为细致的研究,结论为,梦魇,只是造梦者的恐惧和某些记忆的结合体。”

    “这世上,根本不存在真正的鬼。”

    宋倩的语气里有一种权威和不容置疑。

    林默笑了笑,没有和她争辩。

    毕竟,光是依靠一个日记本上的内容和自己的直觉,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林默更喜欢自己去寻找答案。

    接下来询问在噩梦世界里强大自身的问题,宋倩听完,一脸诧异。

    “这种事没有特定的规则,现实中的经验根本无法套用在噩梦世界里,不然专家组的成员也不会那么少,每一位专家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存法则,所以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说完,高冷女王脸上满是质疑。

    她更加怀疑林默的能力。

    对方能在噩梦世界活下来,可能只是运气好。

    林默没什么可问的了。

    虽然对梦魇的知识又多了一些,但他真正关心的东西却没有得到提示。

    不过之前陈兵说过,利用梦魇的力量对抗梦魇,这倒是一个提示,而林默之所以能活下来,最开始还不是因为靠着苍白鬼影的威慑力。

    不然,他连人脸蜘蛛那一关都过不了。

    “多谢宋医生。”

    林默起身告辞。

    对方明显不待见自己,这一点林默能感觉的出来。

    接下来林默打算自己去寻找答案,不过在此之前,得先去和猫猫说一声。

    她还等着自己呢。

    猫猫和其他幸存者一起,被隔离在特殊的区域,而且他们已经被告知了关于噩梦世界的一些基本情况。

    在这一点上,安全局有一整套的规章制度。

    已经和噩梦世界有过接触的人,因为无法再逃离噩梦世界,所以除了直面它之外,没有第二条路。

    安全局也希望诞生更多的‘专家’,来处理接下来逐渐呈现爆发式的噩梦危机。

    幸存者中,绝大部分人都会死在噩梦世界里,只有真正能靠自己的力量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成为专家。

    从踏入噩梦世界那一刻起,人生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见到猫猫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些木然,看到林默,眼神才回复了一丝神采。

    “林神,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林默点了点头。

    可能因为已经崩溃过,现在猫猫的承受能力比之前强了很多。

    “那,我该怎么做?”

    林默叹了口气,想了想道:“尽可能多了解一些关于噩梦世界的东西,不要小瞧任何一个细节,可能到时候就是至关重要的救命稻草。另外,你仔细回忆一下,噩梦世界里,你所在的位置,到时候,我会去找你。”

    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林默不可能帮助所有人,但只是帮一个人还是能做到的。

    “我现在出去办一点事,晚点会回来,记住,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不要害怕,就像是在玩恐怖游戏。”

    林默传授了一些自己的心得体会。

    至于对方能领悟多少,那就看猫猫的造化了。

    和猫猫约定好后,林默离开了安全局。

    就如同陈兵说的,有了候补专家的工作证,他果然一路畅通无阻。

    甚至有专门的司机送他出去。

    坐在黑色奥迪车的后座,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景色,平稳,安静,林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专家组的特权当真是不错。

    林默让司机把车开到了三桥区警察局。

    因为他要查一起陈年旧案。

    司机看了看外面,小声道:“刘组长和三桥区警察局的局长是熟人,要不要和刘组长说一声?”

    林默摇头。

    这一点小事,就不劳烦别人了。

    进了大厅,林默直接和负责接待的警员说要见局长。

    “你有什么事吗?”

    接待的警员还是很客气的。

    林默也不废话,直接将证件放在桌子上。

    “你把这个给你们局长。”

    那警员一看这位这么横,也收了轻视之心,拿起证件看了看,然后扭头打了个电话。

    “徐局,大厅有一个人要见您,对,是个年轻人,他的证件上写着,特别安全局,专家组候补成员,林默……哦,您要下来,好的,好的。”

    接待警员放下电话,再看林默的眼神就和之前不一样了。

    “您先坐一下,徐局马上就下来。”

    林默点头。

    看起来,这个证件不光是在安全局内好使,到了外面也一样。

    这感觉就非常好,以前在这里办事,哪会有这待遇。

    等了没一分钟,就有一个中年警察跑下来。

    “哪位是林先生?”

    “我是。”林默说完,对方就走过来热情的握了握手:“欢迎林专家到三桥分局指导工作,有什么事,咱们去我办公室说。”

    林默点了点头。

    司机留在大厅,林默和这位徐局上到三楼办公室。

    对方仔细看了看林默的工作证,然后双手奉还。

    “林专家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您尽管说,我一定配合。”

    看得出来,这位徐局知道特别安全局。

    “我想查一个案子。”林默开门见山。

    “命案?”徐局也是干脆利落的性子,一脸凝重。

    “是命案,但可能不是凶杀案,应该是一次意外死亡事件,死者是一个女学生,姓楚,但叫什么我不知道,对了,涉及这个案子的人里,有一个人叫胡玲玲。”林默把染血日记本里的信息说了出来。

    他就是来查这个事情的。

    胡玲玲已经死了。

    但林默觉得,笔仙‘楚’,并不是胡玲玲幻想出来的东西。

    她可能,是真的‘存在’。

    因为笔仙‘楚’在日记里写过这么一段话。

    恐惧,为她打开了复仇的大门。

    之所以要大费周章的查这个,是因为林默觉得,‘楚’,或许可以为他所用。陈兵说了,噩梦世界里,再强的人也只是蝼蚁,梦魇才是那个世界真正的‘主宰’。

    噩梦世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借用梦魇的力量。

    况且,林默在读了日记之后,觉得胡玲玲是咎由自取,而‘楚’这个女孩,真的很可怜,也很无辜。

    她无辜惨死,有戾气,有怨气这都能理解,人之常情。

    林默想多了解了解她。

    他觉得,或许自己可以和‘楚’成为朋友,毕竟光靠那个苍白鬼影,并不是特别靠谱,自己得找一个新的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