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我自愿加入专家组。”

    “不会很勉强吧?”

    “怎么会,能和陈专家一起共事,是我的荣幸。”

    “好,好,你有这种想法是很好的事情,不过事先说一下,我的权限只能推荐,最终能不能行,还得经过安全局的审核,不过,问题应该不大,现在极缺这方面的人才,你的机会很大。”

    说完,陈兵起身。

    林默也赶忙站了起来。

    “我已经记下你的手机号,有消息了会联系你。”

    “麻烦陈专家了。”

    林默一脸笑容,也是起身告辞。

    到了外面,林默脸上的笑容塌了,变成了苦瓜脸。

    刚才他答应加入安全局了。

    倒不是林默突然转变了想法,而是没法子,他是被逼的。

    因为如果不加入,结果就是和其他被带来的居民一样,被隔离起来。

    对于噩梦事件,林默所知道的绝对比其他人多得多。就例如,他从陈兵口中知道,只要是进入过一次噩梦世界的人,以后永远无法从噩梦世界里逃离。

    就像是被某种恶灵缠住一样。

    只要睡着,必然会进入噩梦世界。

    也因为如此,那些忍不住睡着,进入过噩梦世界的居民,实际上已经无法摆脱噩梦世界了。安全局将他们带回来,说是治疗,实际上就是某种程度的隔离。

    按照陈兵的说法,这些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大部人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不是谁都能成为‘专家’,可以活过一次次的噩梦。

    而且就算是专家出手救助也没用,因为不可能每一次都动用专家组去救普通人,尤其是数量这么庞大的前提下。

    基本上,只能靠他们自己。

    在这件事上,不得不回归到原始的优胜劣汰法则。

    这也是诞生‘专家’的一种途径。

    就像是陈兵,他就是在七个月前,无意中卷入噩梦事件,凭借自己的能力活下来了,然后被招募到安全局专家组的。

    林默如果不加入,那就不可能自由行动。

    这种情况下,还需要选择吗?

    房间外面,刘组长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林默知道,是陈兵把对方叫过来的,给自己办理临时工作证的手续。

    毕竟,林默现在属于专家组的候补成员。

    刘组长办事很利索,不到十分钟,填表,录入系统,林默得到了一个崭新的证件。

    “这是特别安全局的证件,有了这个,你可以出入安全局的办公场所;另外,各地方警察系统,甚至军队系统,在遇到特殊情况下都有权调配,不过真的调动军队,需要通知总局备案。”

    林默明显被唬住了。

    有权调动警察和军队?

    这就有点厉害了。

    只不过,总感觉这个过程还是太草率了点。

    可能是看出了林默的疑惑,刘组长开口道:“林先生,你刚接触这一块儿,不了解情况,专家组的权限,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其中一项,就是招募特权。实际上能加入安全局的人,正常途径下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的精英,你的情况,的确是特例。”

    林默点了点头。

    不过,他感觉刘组长话语里似乎带着一股怨气。

    事实证明,专家组候补成员的身份的确不一般。

    林默可以接触更多关于噩梦事件的‘机密’,刘组长将他带到了一个档案室,这也是陈兵交待下来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

    林默放下手中的一叠资料,他对于噩梦事件的了解更深入了。

    就目前来看,从第一起噩梦事件发生到现在,不光是国内,全球的形势都是在逐渐恶化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噩梦时间发生的次数几乎是成倍增长。

    按照数据分析师给出的指数预测,按照现在的情况增长下去,一年之后,全球超过一半的区域都将陷入到噩梦事件当中。

    死亡的人数,到时候可能会达到亿级。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可能会有一些地方可以幸免,那个时候的舆情根本不可能再控制。

    而这就是人类的末日开端。

    “怪不得陈兵会有那么高的权限,目前来看,只有专家组的人能处置噩梦的扩散。”林默懂了。

    他发现,自己之前独善其身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

    真等到末日降临,如果还是一个普通人,那最终结果只能是被命运死命的蹂躏。

    想通了。

    林默直接推门出去,他要去找陈兵。

    专家组之所以能在噩梦世界里自由出入,解决一些噩梦污染源事件,肯定是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作为一个职业游戏玩家,林默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要去请教对方如何强化自己的方法。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陈兵离开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

    “总局有新的任务,陈专家乘坐专机离开了,不过他走的时候说,你有什么不懂的,可问我。”

    说话的是高冷女王范儿的宋医生,她穿着白大褂,头发盘起,戴着一个眼镜,皮肤白皙的她身材也是极为高挑,一双高跟鞋更是将那种挺拔展现的淋漓尽致。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宋倩,隶属总局科学院,专门研究噩梦事件,精神学和病毒学博士。”

    说完,伸手过来。

    林默看了看对方那白的发亮的小手,伸手和对方握了握。

    看着面前普普通通的林默,宋倩心中替刘组长不值。

    要知道刘组长可是特警当中的精锐,各方面都无可挑剔,但申请了几次测试都被退了回来。

    而这个林默凭什么能一步登天?

    他居然能得到陈专家的推荐,而且还动用了招募特权,将对方招募到候补专家组。

    这简直是在开玩笑。

    可事实就是如此,她就是心中有不满也没用。

    接下来,她从极为专业的角度讲解了一下梦魇。

    “就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梦魇是人类的恐惧在噩梦世界的投影。”宋倩打了个比方:“就例如,一个人害怕昆虫,那他的梦魇就极有可能是一些可怕的虫子……一个人怕鬼,那他的梦魇,就是各种恐怖的厉鬼……”

    林默点了点头。

    无论是虫子还是鬼,他都见过。

    “那,杀人狂呢?”林默问了一句。

    “也是一样。”宋倩这个时候取出一份材料:“不过这个稍有一些特殊,我接触过的案例,有的梦魇杀人狂是凭空想象出来的,有的,是在现实当中存在过的,尤其是一些曾经经历过真实凶杀案的受害者,因为心理创伤,往往会形成心理上的恐惧,那么在噩梦世界,就会产生类似的梦魇。”

    “就例如,那个噩梦世界里的周立,他只是凶杀案中幸存者心中的恐惧投影,并不是真正的周立,真正的周立,早就死了。”

    宋倩说完,林默点头。

    “那,有没有可能,已经死掉的人,因为其他人的恐惧,在噩梦世界里变成梦魇?”林默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想到了周立,也就是那个干瘦男人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

    那个眼神,极为真实。

    甚至,林默当时能读懂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还有就是,林默得到的染血日记本,上面记录的是胡玲玲和笔仙‘楚’的日记,如果只有胡玲玲的内容,那还能理解,但在日记本上,分明还有笔仙‘楚’的日记。

    这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