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这两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正在觉醒’,有点后现代主义的哲学感和神秘感,但林默更愿意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这上面说的‘世界’,就是这个荒诞诡异的噩梦世界。

    为笔仙打开大门的‘它’是指什么,林默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一下子疑问更多了。

    想不明白,林尽就不想了,不行明天找机会问问笔仙。

    沉思了片刻,林默暂时放下了这一茬。重新看了一眼这屋子,看样子是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走到楼道,将门关好,林默决定离开二层。

    404有可能是房间号,所以林默打算先去这一栋楼的四层一探究竟。

    到了楼道口,林默先是贴着安全门听了听动静。

    外面静悄悄的。

    裹了裹身上军大衣,林默希望那个人脸蜘蛛忌惮的是苍白鬼影,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上到四楼。

    否则以那人脸蜘蛛的爬行速度,根本无法逃脱这东西的追杀。

    而且林默手里又多了铅笔和日记本,怕什么?

    “可惜我把二层都找遍了,也没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就是有把水果刀也行啊。”林默嘟囔了一句。

    然后他悄悄推开了安全门。

    先确认外面情况,人脸蜘蛛不在二层楼道口,探头往下看,林默急忙缩回脑袋。

    那怪物在下面。

    居然是在产卵。

    下面已经有好几个白色的卵袋,有的已经在蠕动,似乎马上就有小蜘蛛破卵而出。

    林默甚至看到了一个卵袋,产在了一个尸体的肚子上。

    那尸体身上布满了蛛丝,肚皮已经被撑的高高隆起,呈现半透明的样子,可以看到有好几个巴掌大的蜘蛛幼体在蠕动。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林默还没见过这种场面,不过此刻倒是一个机会,他慢慢的走出来,不发出一丁点声响,然后向三楼走去。

    可林默算漏了一件事。

    他可以静悄悄,但身后的苍白鬼影却不受他控制。

    咣当一声。

    楼梯扶手传来了一阵声响。

    林默心中一跳,立刻向上狂奔。

    且不说苍白鬼影是不是故意的,但这个声响绝对惊动了人脸蜘蛛,林默必须加快速度。

    果然,下面传来了人脸蜘蛛的嘶叫声,之后就是向上爬行的声响。

    八个蜘蛛腿快速落在地上的声响很是刺耳,因为这东西体型很大,脚下的楼梯不断传来震动。

    最麻烦的是,林默还不能回头去看。

    那样,就落入了苍白鬼影的圈套。

    估摸对方故意惊动人脸蜘蛛也是有逼林默下意识回头的意图。

    林默只能忍着,加快速度,但一直到四楼,人脸蜘蛛都没有真正追上来。

    一直进入楼道,关上安全门。

    林默才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起来,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人脸蜘蛛果然忌惮苍白鬼影,不然以其恐怖的机动性和速度,在三楼的时候,林默就被追上了。

    “谢谢了。”

    林默说了一句。

    这话是说给苍白鬼影听的,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会不会生气。

    反正,林默挺高兴。

    苍白鬼影不会主动帮助林默,甚至无时无刻想要把他弄死,但这一次林默却是借用苍白鬼影来威慑人脸蜘蛛。

    还成功了。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了。

    四层看上去,要比二层亮堂一些,居然还有楼道灯。

    只不过地上,到处都是血迹。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林默感觉脚下有点黏,一看鞋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沾着一片暗红色的血。

    这地方,一看就不简单。

    林默忍住了想退回楼道的念头,不管怎么说,来都来了,先去404号房间看看究竟有什么。

    感受到身后的阴寒,有苍白鬼影陪着,林默有了一些底气。

    “403……404……”

    林默停在了404号房门口,先听了听里面有没有动静,之后扭动把手,咔嚓一声,门居然开了。

    没想到这么顺利。

    打开门,林默先探头看了看,确定没危险后,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昏暗,隐约可以看到房间中央摆着一个桌子,是那种用两个大桌子拼起来,上面铺着白布。

    桌子上摆着一具尸体。

    旁边的墙上挂着密密麻麻的东西,只不过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真切。

    靠近之后,即便林默不会感觉到恐惧,但此刻他看到的画面还是太过冲击了。

    那是一个被完全肢解的尸体。

    皮肤和肌肉组织分离,皮肤用很多细小的鱼钩拉开,只在背部连接着,腹腔被完全打开,内脏被整齐的取出来,摆在旁边的托盘里。

    四肢被锯了下来,同样放在一旁,码得整整齐齐。

    眼球,牙齿,舌头也是一样。

    感觉做这一切的人,是有强迫症,且冷血凶残,精通人体结构,懂解刨学。

    这个被完全肢解的尸体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默总感觉这个尸体有些古怪。

    仔细看,被肢解下来的器官上,都用黑色的墨水写着一些古怪的字体。

    神秘,未知。

    有一种压迫感。

    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让人精神崩溃。

    林默刚才只是看了几眼就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头晕,他急忙收回目光。

    查看屋子里其他地方,林默又走到墙边,再次被眼前的一幕震撼。

    这一面墙上,整整齐齐挂着数十个血淋淋的耳朵。

    每一个耳朵都被鱼钩穿透,挂在那边,大小不一,颜色也不太一样,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出这些都是人的左耳朵。

    这些很像是某人的收藏品。

    林默立刻想到了昨天晚上他刚刚进入噩梦世界时遇到的第一个尸体。

    他的邻居。

    这个邻居被残忍的杀死,开膛破肚,而且左耳被割掉,不知所踪。

    不出意外,邻居的耳朵应该就是这些收藏品中的一个。

    “如果说一个耳朵是一条人命,那这个杀人狂至少干掉了37个人。”林默数了数耳朵的数量,心里有了一个判断。

    这有些夸张了。

    在这个楼里,这位绝对算是第一杀人王了,而且还是一个有收集癖好的杀人狂。

    对方现在似乎并不在四层,但这里有可能是对方的老巢,那个杀人狂随时可能回来。

    想要弄清楚这404号房间隐藏的秘密,就得等这位正主儿回来。

    不过肯定不能在这个房间里等,林默不确定这个杀人狂会不会被苍白鬼影震慑住,万一镇不住就麻烦了。

    按照原路退出这个房间,将门关好,林默打开了隔壁的房间。

    在隔壁等,有什么动静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最重要的是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