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林默已经把这个噩梦世界当成了一款无限接近现实的恐怖游戏。

    而且还是死了之后,不能读档的那种‘专家’级。

    不过林默能被猫猫他们这些游戏玩家称之为‘林神’的原因就是,他打任何恐怖生存类游戏,都是一命速通。

    在分析能力身上,林默有他的独到之处。

    404这个数字本身没什么,但它可能代表的东西就多了。

    密码,地址,或者是某个人或者物品的名字,这些都有可能。

    噩梦发生在两个小区之内,小区里最不缺的就是房子,所以,林默初步认为这是一个房间号。

    笔仙给的线索肯定至关重要,应该去探索一下。

    至于为什么不躲着苟活,非要去作死?这件事林默可以找出至少十几个理由,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他很清楚,任何恐怖类游戏,如果只是待在一个安全区苟活,那永远别想从这一场恐怖当中解脱出来。

    笔仙虽然没了动静,但林默觉得一个恶灵不太可能那么容易就被干掉。

    甚至不排除,对方之前是在‘演戏’。

    所以铅笔,林默打算随身带着。

    走到哪,带到哪。

    除此之外,林默开始在这个屋子里翻找起来。

    屋子里有很多书,外表看上去很正常,但翻开之后,里面的文字都是混乱不堪,词不达意,要么就是空空荡荡的白纸,看上去很瘆人。

    林默百无禁忌,他将这些书原封不动放好,然后又打开了抽屉。

    最终,林默找到了两样有价值的东西。

    一个染着血的日记本,还有一个卡通削铅笔刀。

    削铅笔刀立刻就能派上用场,将笔尖塞进卡通小熊的嘴里,然后摇动后面的小摇杆,就可以将铅笔削好。

    削完之后,林默将铅笔收好。

    随后林默打开了那个染着血的日记本。

    翻开的一刹那,林默感觉身后的苍白鬼影向后退了一步。

    “它居然怕这个?”

    这个发现让林默心中一惊。

    不能回头,林默看不到苍白鬼影的表情,但林默猜测,苍白鬼影的脸上,此刻肯定是写满了忌惮。

    之前笔仙恶灵都被苍白鬼影压制,而且人脸蜘蛛同样不然招惹它,在噩梦怪物当中,林默认为苍白鬼影的段位不低。

    能让苍白鬼影都畏惧的后退一步,这日记本肯定不简单。

    林默一下子也对手里这个日记本重视了起来。

    翻开仔细看。

    日记本第一页的一行字就吸引了林默的注意。

    “这是我的秘密!”

    字迹不是笔仙的,林默猜测,是之前自己发现的那个女孩写的。

    就是自己掐死自己的那个。

    这是她的日记本?

    那应该没什么特殊之处,为何会让苍白鬼影忌惮?

    林默急不可耐的翻开了第二页,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段文字。

    接下来,林默开始仔细。

    日记的前半部分还算正常,讲述的是一个普通女孩的普通日常。女孩叫胡玲玲,她家境一般,但却有一个家境极好的朋友。

    日记里没有写出她这个朋友的全名,只是用一个‘楚’字替代。

    应该是一个姓楚的女孩。

    哪怕只是一些侧面描写,林默也能看出胡玲玲的这个朋友,楚,是那种温柔善良的女孩。

    可胡玲玲字里行间,对这个朋友很是嫉妒。

    她嫉妒对方的美丽和善良,嫉妒对方的多才多艺,嫉妒对方的家境比自家好。

    甚至在日记里,胡玲玲因为嫉妒开始用恶毒的言语诅咒她的这个好朋友‘楚’。

    有趣的是,而在字里行间,胡玲玲无时无刻都展现出了他自己的恐惧,她害怕,将来‘楚’不会再和她这么一个家境平凡的女孩做朋友,她害怕,‘楚’会夺走她身边的一切。

    “这个女人嫉妒心太强?”

    林默摇了摇头。

    翻到下一页,林默眼睛一亮。

    这一页记录的东西比较重要。

    胡玲玲听人说笔仙很好玩,所以拉着‘楚’一起玩,而根据日记里的内容,这是一场悲剧的开始。

    ‘楚’胆子很小,但拗不过好朋友,只能陪着她玩。

    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压根儿没想到,这所谓的游戏,是自己这个‘好朋友’精心策划的局,目的就是为了吓她。

    胡玲玲在学校有喜欢的男生,狗血的是,对方喜欢的是‘楚’。

    所以胡玲玲想要让那个男生看到‘楚’被吓坏后窘迫失态的样子。

    谁也没想到会出意外,‘楚’的确是被吓坏了,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她最后失足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死了。

    一个花朵还没等到真正盛开,便就此凋谢。

    日记写到这里,林默惊讶的发现,文字里居然没有丝毫愧疚。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晚上都能梦到她,她简直阴魂不散……”

    “我错了吗?不,我没错,又不是我把她推下楼梯的,是她自己不小心,关我什么事?”

    胡玲玲的冷酷还有人性中的恶,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就是林默看的都直皱眉头。

    而真正精彩的,才刚刚开始。

    后面的文字,明显不是胡玲玲的字迹,而是换成了完全不同的字体,鲜红色的字体,看上去像是沾着血写出来的。

    林默认得出来,这是笔仙的字迹。

    “我在痛苦和恐惧中徘徊,没有尽头……”

    接下来是类似于日记的记录,讲述的,居然是死后的经历。

    很多地方读取来不通顺,仿佛书写的人当时正陷入了某种狂乱和混乱中,有的地方,连续写着‘恨’,每一个字,都带着极大的怨念。

    有的一整页都是大小不一的‘死’字。

    仿佛每一个文字都是一个诅咒,看到这些文字的人,立刻会遭遇不幸,或者被上面蕴含的恐惧和疯狂弄成彻彻底底的疯子。

    林默感受不到‘恐惧’,但上面的那种怨毒还是让林默瞬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适。

    立刻合上日记本闭上眼睛,等了片刻才缓过劲来。

    “怪不得,就连苍白鬼影都忌惮这东西,也多亏我感觉不到恐惧,否则恐惧和恨意两种情绪冲击下,我可能会立刻变成疯子,或者变成一个行尸走肉。”

    也不怪笔仙,她被最好的朋友耍了,死后又看到了这一个日记本,心中有恨意和杀意太正常了。

    怪不得一见面就要杀人。

    怨气太重。

    林默翻开,小心翼翼的越过那些写着‘恨’和‘死’字的页面。

    在最后一个写着文字的地方,林默看到了这么一行字。

    “我感受到了真实……这个世界正在觉醒。”

    “我感觉到了恐惧的味道,香甜、可口……它为我打开了大门……”

    “我可以报仇了……”

    日记本后面就没写了,大概只用了一半。

    可通过上面的内容,林默看出了很多东西。

    不出意外,之前自己遇到的那个笔仙恶灵就是‘楚’。

    地上被掐死的女孩是胡玲玲。

    林默叹了口气,这个胡玲玲算是自作自受。

    不去关注她,林默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日记本上,这里面重点是最后那一句‘我感受到了真实’,‘这个世界正在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