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吊死的女鬼没有追过来。

    似乎这个东西无法离开那一片黑雾。

    林默是打算扶着这个女邻居一直下到一楼的,不过到了二楼向下看去,林默暂时放弃了这个计划。

    因为一楼的楼道口,此刻被一团团蛛丝封死了,地上还有很多隆起的仿佛虫卵一样的东西。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一闪而过。

    前路不通,只能去二楼。

    推开二楼的消防门,林默看到二层头一个房间的防盗门虚掩着,直接推开走了进去,里面没人。

    “关门,快关门。”女人说话了,声音颤抖,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林默点了点头。

    关上防盗门,倒是给人一种安全感。

    林默顺便查看了一下这个一户人家的其他房间。

    两室一厅,没有别人,仔细看屋子的装修风格非常的复古,完全是四五十年前的那种风格。

    仔细看,包括家具家电也是一样具有年代感,花格子的沙发套,大肚的暖水瓶,老旧的木质相片框。

    林默看了看相片,上面是一家三口,但诡异的是,相片上的人都没有五官。

    原本五官的位置,一片空白。

    林默不觉得奇怪。

    既然是在梦里,那出现任何情况都有可能,古怪的照片,不属于这个年代的屋子,这更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的确不是自己的梦。

    因为自己根本想象不出这种四五十年前的装修风格。

    当然,还可以进一步确认一下。

    林默走到那个被吓坏的女人面前,后者整个人缩在沙发上,抱着腿,身体抖个不停。

    看得出来,她还需要时间恢复。

    林默倒也不急。

    他仔细想过,三楼有那个吊死女鬼守着,楼上的那个喜欢开膛的杀手应该下不来,所以暂时来看,这二楼还算安全。

    过了一会儿,沙发上的女人心情似乎平复了一些,不是那么抖了,林默觉得时机差不多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默,住在七楼。”林默率先打破沉默。

    女人抬头看了一眼,壮着胆子道:“我知道,咱们以前在小区见过。”

    能说话就行。

    接下来两人聊了聊,林默知道女人叫刘英,住在三楼,是一个培训机构的音乐老师。

    “三楼楼梯那边吊死的人,我看了看,有几个是熟面孔,也是咱们的邻居,还有几个是生面孔……”

    “那是我的朋友,我们本来是一起庆祝生日,喝了点酒,就决定住在我家,谁知道我睡着之后就发现……”刘英露出惊恐的表情。

    那明显是一段恐怖的回忆。

    “我们是在做梦,对不对?”刘英突然问了一句。

    显然,不只是林默是这么认为的。

    “那等我们醒来,是不是一切都会正常?”

    “不知道。”

    而关于这个梦境,更多的细节两个人都不知道,谁也没说话,一下子场面有些冷清。

    刘英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她这个时候冲着林默道:“刚才,谢谢你了。”

    提到这个,林默有疑问:“那个时候,是不是不能说话?”

    刘英急忙点头:“我那几个朋友就是看到那个女鬼,吓的叫了一声,立刻就被绳子吊了起来。我当时吓坏了,没叫出来,反而是逃过一劫。”

    她一脸后怕。

    林默点头,怪不得当时她冲着自己做禁声的手势,是已经洞悉了女鬼的杀人方式。

    说实话,若不是刚才她提醒,林默也有可能着了道儿。

    “你刚才,不害怕吗?”刘英这个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刚才看的很清楚,林默和那个恐怖的女鬼来了个脸对脸,那距离,再往前一点估摸就亲上了。

    可在那种恐怖的画面冲击下,这个男人居然淡定如常,还一脸笑容。

    这得有多大的定力才能做到,他胆子是用铁做的吗?

    对于这一类问题,林默的回答一直都是一样。

    “我这人胆子比较大!”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那动静根本不是敲门,简直就是在砸门。

    刘英这突如其来的动静吓的缩在沙发上,林默倒是十分从容,走到防盗门前顺着猫眼往外看。

    “开门啊,求求你们了,开门啊。”

    外面有人哀求。

    “是物业的老张。”刘英听出了声音。

    林默点了点头:“的确是他。”

    但却没有一点要开门的意思,反而是把门死死顶住。

    “不让他进来吗?”刘英一愣,她也看出林默的打算。

    林默点了点头:“对。”

    她有些意外,老张是物业的熟人,干嘛不让人进来?现在这种情况,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为什么?”刘英听出了一丝不对劲。

    “老张背后跟着一个东西。”林默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波澜,但这话听在刘英耳朵里,却是让她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背后跟着一个东西,什么东西?这个画面光是想想就让人害怕。

    她没有再劝。

    现在这个情况,自保是第一位的,不是她见死不救,实在是她和林默也自身难保。

    门外,老张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

    “求求你们,开门啊,我不想死。”

    咚咚咚。

    撞门的声音更大,那力量简直不像是正常人,更像是一个怪兽在捶门。

    林默一只在通过猫眼观察,神色平静。

    这一幕,刘英也察觉到了。

    她早就意识到不对了。

    林默表现的太平静了,简直不像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反应。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越想,越觉得有问题。

    刘英眼里开始带着怀疑,她觉得,自己现在谁都不能轻易相信。

    包括这个林默。

    于是她悄悄的从沙发上下来,然后闪身走进了卧室,将门关上锁好。

    抵着房门,刘英胸口咚咚跳个不停。

    她想好了,楼道里的老张肯定有问题,就刚才撞门的力量,就不是人力能做到的。但这个林默也不正常,自己躲到卧室里最安全。

    即便是外面的老张撞开门,也有林默顶着,自己躲在卧室里毫无疑问是最安全的。

    这一刻,刘英彻底忘记了刚才是谁救了她。

    恐惧支配下的人性,显露出最自私和黑暗的一面。

    就在这个时候,刘英听到了外面防盗门被撞开的声响,她更是吓的魂不附体,浑身又抖了起来。

    客厅。

    林默已经退到了角落。

    防盗门挂在门框上,已经彻底变形,一股黑暗从外面渗透进来,伴随着进来的,是一个人影。

    这个人穿着保安服,是物业的老张,但是此刻他脑袋却是扭了一百八十度,明明是正面走进来的,但脸却是面朝背后。

    可想而知,这个样子有多么诡异吓人。

    “这个姿势的难度,我给满分。”林默点评了一句,他虽然不害怕,但却是感觉到了实打实的危险。

    危险不是来源于老张,而是对方背后站着的一个苍白的人影。

    这个人影仿佛可以扭曲光线,根本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

    刚才林默看的真切,老张背后的东西是突然贴在其背后,刚才在门外,老张吓的回头看了一眼,之后,脖子就自己扭了过去。

    当时对方胫骨断裂的声音,林默听的真切。

    林默知道刘英躲在了卧室,而且还把门反锁了。

    他不怪她。

    正常人害怕了,总是会做出一些昏招。

    至于另外一个卧室,林默没打算去躲,因为那种卧室的木门,根本抵挡不住这个东西。

    不见连防盗门都被拆了?

    而且躲起来,也就没办法观察了。

    此刻林默是仔细看着,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

    进了屋子的老张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但却没有朝着林默走过来,而是转身,朝着刘英躲的卧室走过去。

    林默心中一动。

    如果刘英躲在门后,那以直线距离来看,老张距离刘英比自己更近,自己是在客厅的边缘角落,至少隔着有五六米远。

    所以这怪物应该是优先选择攻击距离最近的目标。

    咔嚓一声,木门瞬间被撞开。

    卧室里,刘英惊恐的惨叫声响起,但老张却没有停下脚步,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走了进去。

    林默看的是眼瞳一缩。

    此刻的老张像是一头野兽,木门简直和纸糊的一样,一撞就碎了。

    这是何等的力量?

    现在老张和那个鬼东西在卧室里堵刘英,这是一个机会。

    林默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救人?

    不切实际。

    如果有可能林默不会见死不救,但如果是送人头,那刘英和自己非亲非故,怎么可能为了救人去赌命?

    毕竟林默之前已经推测,如果死在这个梦里,现实里也会死掉。

    刚冲出大门,林默回头瞥了一眼,立刻是眼皮一跳。

    老张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刘英哭着,颤抖着,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站着。

    在她的背后,站着那个恐怖的苍白人影。

    看起来,这个鬼东西更换了目标。

    刘英还不如老张,她这个时候已经是回头看去,毕竟背后站着一个鬼东西,谁不怕?

    回头去看,那是人的本能。

    下一刻,刘英脖子扭了一百八十度,脸上的表情也是就此凝固。

    脖子扭断的声音响彻二楼。

    这个时候,林默加快速度冲出房门,朝着楼梯口跑过去。

    二层的房间虽然多,但都是死路,连防盗门都挡不住这鬼东西,留在二层是找死。

    只有进入楼梯口,然后向上,穿过吊死女鬼的区域,或许才有机会利用吊死女鬼挡住这个苍白鬼影。

    至于楼上的变态杀人狂,林默暂时顾不上那么多了,毕竟对方再厉害,应该也比不上这个喜欢把人脖子扭断的鬼影恐怖。

    计划是不错。

    但林默算错了一件事。

    那就是速度。

    鬼影控制下的刘英速度太快了,居然是几步就追上了林默。

    嘭。

    林默被结结实实撞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那感觉,像是被一头野象撞上一样,林默险些没晕过去。

    摔了不知道多远,林默只感觉头晕目眩,脑袋有点疼,伸手摸了摸,手上都是血。

    疼。

    林默没想到,在梦里居然也会受伤,而且疼的还这么真实。

    再看那边的刘英,林默一怔。

    刘英此刻躺在大概两米外的地上,脖子扭曲着,一动不动。

    黑影不见了。

    不对。

    不是不见了。

    想到之前老张,再想到刘英,林默叹了口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下,隐约可以看到,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