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十分钟的休息时间过后,更为激烈的下半场比赛开始了。

    没有任何的试探,一改上半场的温吞水状态,下半场甫一开始就迎来了高潮,而引领这一波攻势正是初一年级队的王牌前锋李威振。

    凭借开球优势,初一这边很快就将皮球传到了初二半场的中路,拿球的是顶在最前面的李威振。

    趁着对自己的合围圈没有完全合拢之前,李威振从容地停好球,直面球门,此刻与球门的距离已经进入他的射程范围,没有丝毫犹豫,他抡起了右腿!

    一看这搭炮台的架势,初二的球员内心一紧,已经见识过他远射威力的他们,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双掌护住裆部,整个身体立刻往射门路线上封了过来。

    初二的守门员罗柳东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双膝微弯,重心下沉,双脚均是前脚掌着地,左脚微向前虚跨,拖后的右脚掌握身体的实际动向,一副标准的守门员饿虎扑食的架势。

    单凭这种沉稳应对的气势也可以看出这名“一中钢门”不俗的实力,上个学期作客陆中,连续在门线上做出海底捞月的扑救动作,罗柳东这名初二门将并非泛泛之辈。

    在成功吸引到对手的注意力以后,李威振并没有大力施射,而是在触球的一瞬间,改抽为扣,用右脚外侧将皮球拉到身体一侧,抬头观察了本方右侧高速前插的7号边前卫,轻巧地搓出了一记过顶球,然后再迅速前插。

    7号的突然插上打乱了初二年级队的方寸,成功被李威振的假射真传吸引到中路的他们,此刻的边路可谓一片开阔地,接到皮球的他很快就推进到了初二年级队的右侧大禁区附近。

    7号扫了一眼高速插进禁区的李威振,趁着初二的左后卫完全封死出球路线之前,右脚内侧朝李威振前进的方向兜出一记内弧球。

    皮球传得很贼,恰好是传向了初二的后卫和守门员之间,同时又是李威振前进方向上的必经之处,提前量给得很足,刚好给了冲起来的李威振一个舒服的冲顶空间!

    这是一个与上半场明显不同的信号。上半场的时候,李威振执着于把皮球掌控在自己脚下,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去踢,有几分孤胆英雄的味道;经过中场休息的调整,初一的敢于向前突,能够形成了支援的点,在减轻李威振受限压力的同时,又可以进一步释放他的威力。

    足球这个团队游戏,其核心原则必然是依靠团队,贝利、老马时代那种靠一人打天下的足球风格已经不适应当今世界足坛的主流。

    盯死一个点很容易,但要看住一条线甚至一个面,则非常难,这也是欧洲俱乐部十分强调的三角跑位思想,如果在比赛中能够经常性地出现这种三个人共处一面的场景,就像犀利的三角形一样,任何一角均可刺穿对手,那么这样灵活多变的攻击所具备的威力将成倍递增,防不胜防。

    初一这帮小毛孩当然还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但能从个人英雄主义向寻求团队协助转变,已经是一个可喜的变化。

    野球环境里成长起来的学生球员往往好表现,有着堂吉诃德一样仗剑走天下的浪漫主义情怀,时刻幻想着以一己之力去力挽狂澜。

    这也是学生球员向职业球员转变的过程中,必须纠正的错误思潮。

    李威振双眼盯着来球,预判准确,前额顶与皮球完美接触,腰腹发力带动头去用力撞击皮球,吃力十足的皮球迅猛地弹向球门!

    皮球顶得有点正,但如此近距离的轰门,也是足够震慑到每一位面对它的守门员。

    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罗柳东还是在如此急促的情况之下,展现出了一名优秀门将的实力,只见他双掌本能性地迅速上举,将来犯之球托出了底线。

    攻得漂亮,守得同样精彩,这一攻一挡的来回实在是扣人心弦,博得了观众一阵猛烈的掌声,就连学校外围居民房的阳台上驻足的群众也兴奋得吹起了口哨。

    这种现场观看的刺激感,比从冰冷的电视屏幕上看到的还要过瘾,感觉精彩程度绝对能赶得上甲A联赛。

    李威振感觉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满以为会收获一个进球,没想到居然还是被扑了出去,他双手摸头,不可思议又倔强地望向罗柳东,紧咬着下嘴唇。

    7号和另两个队友靠近李威振,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着鼓励。

    肖大宝敏锐地察觉到对手阵中的变化,招呼队友进行着战术的部署,通过不断地鼓掌,大声呼喊,提醒着大家不能松懈,忠实地履行着一名队长的职责。

    随着初一的角球发出来以后被罗柳东跳起来抓住,快速往前发动反击,比赛以一种快速的节奏往下发展着。

    此刻,学校外围东北角的一栋天地楼里,四层的阳台上有三个人在认真地注视着场内的一切。稍前的一个穿着红色曼联球衣的男生对另一个长发男生说道:“阿特,你看他们踢得怎么样?”

    长发男生不屑地摇摇头道:“踢个初一都这么费劲,居然还学起足球小将里的鸟笼战术,围也围不住,还差点被破门。我觉得他们一中的状态下滑得很厉害,这一次全县大赛,再碰到我们,他们绝对没戏。”

    曼联男生点头赞许道:“着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肖大宝这狗掉的,我不信这一次他还敢那么狂。”把头望向另一侧,“发哥,你觉得呢?”

    发哥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英格兰,“嘿嘿”地干笑两声道:“我觉得他们初一这个9号还不错,踢得很聪明,刚上初一就能踢成这样,很可以了。”

    “这个初一9号比那两个初二的废材前锋厉害多了,我觉得他很可能入选一中校队,阿展,你要好好留意一下他才得,这小子有两把刷子的,肖大宝也搞不定他,你不能再犯相同的错误。”阿特接话道。

    阿展应道:“你放心吧,我们二中的足球可没有这么温柔的踢法,我们不可能给他那么多持球的空间和时间。到时我们在后面会把他们看得死死的,你只管在前面送炮弹就好了,老子忍一中这些狗掉一个学期了,这一次绝对要报一箭之仇才得!”

    三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比赛当中了,没有再出声。三人正是陆城县第二中学校队的成员,听闻一中今晚有比赛,特意赶过来观看,一中后门关闭不给外人进入校内,他们就聪明地从学校附近的居民房里,找了一个最佳的观赏视角,居高临下的他们,一览无余地将比赛画面尽收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