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李璎珞本来以为他定然会陪着他们一起去找那蛇,听他这意思却是要撇下所有人,顿时气炸了:“喂喂!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们就要去!”

    居易却很赞同:“李璎珞,我觉得他说的没错,我们学校的保安也太敬业了。”

    他转头却是笑嘻嘻地对谢道之谄媚道:“保安大哥,不如你抓到蛇以后把蛇胆留给我们吧。”

    阿染亦劝道:“璎儿,那蛇万一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大,实在太危险了!”

    苍天啊!李璎珞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到底是哪拨的?

    她气得说不出话,谢道之却敏感地抓住了阿染话里的重点,问道:“你已经见过那条蛇了?”

    不可能吧,那她还毫发无伤好好地站在这里?难道她的修为比自己感知到的要高?

    他一边问,一边又凝神去触摸她的元神。

    不会啊,还是那么小的一簇,不要说攻击了,就连给自己做个防御结界都十分勉强。

    李璎珞忙道:“没有没有,我是上课的时候做梦梦到的。”

    说完她自己都有些失笑,这话听上去好可笑,若是被老师听见,定然更加不以为然。

    谢道之正色道:“每一个梦境,都有它自己的主人,即便是你自己做的梦,也不代表这个梦就是你的,若是你梦到了自己在现实世界中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那多半是因为受到了别人的梦的干扰。”

    他顿了顿,忍不住加了一句:“越是修为低的人,越是容易被干扰。”

    这个人!

    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就是修为差又怎么样了?打人不打脸,没事就喜欢揭人伤疤。这是君子之风吗?

    一边的居易已然迷茫了:“修为?你们是不是修仙小说看多了,满脑子都在想什么呢?”

    李璎珞和谢道之此时倒是心有灵犀,几乎是同时举起双手,捏出一个昏睡咒,直接丢到他头上。

    “阿染,你送他回家吧。”这是璎珞。

    “你们送他回家吧。”这是谢道之。

    两人又几乎是异口同声。

    阿染摸摸头,弱弱地对李璎珞说道:“璎儿,我不放心你,你还是……我们先回去吧,等这位……谢大哥先去抓那条蛇,若是他找不到,明天我们再一起去找,好不好?”

    李璎珞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你先去就是了,这位……谢大哥,看着就是仙风道骨,玉树临风,虎虎生威,老当益壮,保护我这个修为尚浅的后辈一定是没有问题的。”

    “对吧?谢!大!哥!?”

    谢道之果然不屑地点点头。

    等一下,老当益壮是什么意思?本仙人虽然算起来有一千多岁,但是一点都不老啊!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懂礼貌了!

    正说话间,只听得窗外传来一阵羊叫声,“咩……咩……”。

    学校里面还养羊了?璎珞把书包背上,对阿染说道:“我去看看,你先回吧,晚上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她那表情不像是要去抓妖,倒像是想去找找哪里有小羊可以摸摸喂喂的。

    阿染失笑。

    谢道之亦是含笑跟在她身后,在她冲出教室找了半天没找到羊的时候,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这不是羊叫,是寓鸟的叫声。”

    他等着她问,什么是寓鸟,可是那位却没有开口,而是直直地向前跑去,似乎是看到了什么。

    只见那树下站着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长身玉立,“咩咩”的羊叫声便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走近了才发现,那少年的手上,停着一只灰色的长翅膀的老鼠。

    “学、学长?”李璎珞傻傻地开口问道:“这……是你养的宠物?”

    也太奇怪了吧!这鸟长得不像鸟,倒像是蝙蝠,然而,有人能驯养蝙蝠的吗?

    简直是闻所未闻。

    谢道之没有说话,而是认真地望着那少年,若璎珞注意他,便可见他脚踩星盘,蓄势待发,一副郑重其事的战斗姿态。

    然而那少年却没有要打架的意思,他也穿着校服,个子高高的,明显是高年级的学生。这个时候本应该在补习班或者图书馆奋笔疾书刷卷子的,现在却在这里优哉游哉,就算没有这个小蝙蝠,就已经够奇怪的了。

    他微笑着向璎珞伸出手来,温言道:“是我的灵兽,你还没有自己的灵兽吗?”

    李璎珞这才明白过来,这位学长也是修道之人,只不过他的修为高过自己,故而自己感知不到他的元神。

    其实这是非常好理解的,所谓的夏虫不可语于冰,因为它只能活到夏天结束,所以它无法理解“冷”“冰”这样的概念,只因为它从未见过冰,更想象不出“冷”是什么感觉。

    而修为低的人在修为高的人面前也是一样,自己的元神只有不及灯火的莹莹之光,那不管看哪个修为比她高的人都一样,而更遑论身边已经有谢道之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高人了,就如同沐浴在阳光下的人,你要问她能不能感觉到身边还有一个暖气片,那是不是太勉强了?

    那少年仍是热情地邀请她:“来摸摸看吧,我的小寓每天都洗澡的,很干净的,而且它很乖的,没有我的命令的话,绝对不会咬人的。”

    李璎珞放下心来,伸手便去摸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只听得它“咩……”了一声,似是十分享受,璎珞十分心喜,又摸了好几下,只见它伸舌头舔自己的手指,忙问道:“这鸟……这小寓平日都吃些什么?”

    那少年面色一僵。

    “呵呵。”谢道之一声冷笑,替他回答道:“寓鸟是凶鸟,御兵之鸟,除了新鲜血液以外,其他什么东西都是不吃的。”

    而且,看它这努力压抑自己却忍不住伸舌头舔个不停的样子,只怕平日里是用人血喂养的。

    这话他堪堪忍住没说,不然这蠢笨又没什么修为的小姑娘只怕要被吓到。

    李璎珞闻言,已然一个激灵收回了手。

    那少年很快镇定了下来,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对谢道之言道:“是我失礼了,晚辈姓赵,赵子玉,不敢请教这位前辈高姓大名?”

    谢道之不喜他,虽则他没有敌意,也没有备战,他心底对他仍十分防备:“不敢当,我姓谢。”

    那少年眼中星火一闪而过,仍是礼貌地问道:“谢前辈,不知你们是在找什么妖怪吗?晚辈不才,愿助你们一臂之力。”

    谢道之还没发话,璎珞已然开心地答道:“那太好了,学长!我们在找一条非常大的蛇,就在学校里,你看到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