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李璎珞的死忠粉阿染忙站了起来,抢着答道:“老师,我们迟到真的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们在路上看见了蛇……”

    教室内顿时哄堂大笑,同学们议论声此起彼伏。

    “学校里有蛇?我去,我还没见过活生生的蛇呢。”

    “我倒是见过,不过都在动物园里。”

    “动物园里的蛇也算是蛇啊,那只能叫做宠物。”

    “我们家乡倒是有蛇,不过都是小蛇。”

    “学校里怎么会有蛇呢,真是开玩笑!”

    金老师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喝道:“别吵了!”

    她对着阿染严肃地说道:“陈墨染,你可别在学校里胡言乱语,这样的事情也是能开玩笑的吗?”

    阿染见状,忙又据理力争道:“是真的,草坪上好大一条蛇爬过的痕迹呢,若是它现在还在校园内,只怕会伤人也不一定。”他自顾自地说着,完全不顾李璎珞向他猛打眼色。

    金老师耐心地说道:“既然没有亲眼看见蛇,那说明也就是你的猜测,这样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好了,陈同学,你先坐下吧。”

    她心中也很是郁闷,若不是陈墨染有背景,她早就一起罚他了,又怎会这样委曲求全的。

    她又转向李璎珞,息事宁人地说道:“下次可不要再迟到了,你也坐下吧。”

    朗朗的读书声再次响起,似乎刚才的一场闹剧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下课的时候,坐在李璎珞后面的男生用圆珠笔头捅了捅她的背,惹得她愤怒地转过头来,才好奇地问道:“你真的看见蛇了吗?”

    这男生叫做居易,平日就喜欢惹是生非,又是个莽撞的,故而他有个很贴切的绰号,叫做“大傻”,叫这个绰号的人太多,以至于除了老师之外,几乎没人还记得他原来的名字。

    好像是刚进学校的时候吧,体育老师有一次不小心说错了话,说是让众人做一百个俯卧撑,原本是想让大伙做仰卧起坐的,结果众人都纷纷做了几个俯卧撑就放弃了,唯有他,愣是连续做完了一百个,几乎都快累虚脱了。

    连体育老师自己,听说了此事之后都摇了摇头,叹道:“不愧是大傻啊。”

    从此他这绰号就算是一锤定音了,跟着他一直到了现在。

    李璎珞见他问起这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答道:“是啊,你想干嘛,难道要去找那条蛇单挑?”

    居易笑眯眯地说道:“正是,我还就真想去找那条蛇呢,听说蛇胆能入药,稀罕得很。”

    李璎珞看他说得认真,便仔细地形容了起来:“那条蛇,有这么粗呢……”她说着用双手环成一个圆形,示意给他看,又吓唬他道:“只怕连成精的蛇都没那么粗吧,你敢去找吗?”

    居易不愧是傻大胆,当下一拍胸脯,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动物世界不都说了吗,粗的蛇都是没毒的,若是小蛇我还真有些着慌呢。”

    动物世界……?还人与自然呢。

    李璎珞心中很是不屑,不过她也对这蛇很是好奇,打算放学后去寻它的,如今多一个人岂不是更好?当下她便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放学以后一起去找找看吧。”

    居易却还嫌弃起她来了,皱着眉头说道:“你个娘们就别去了,指个方向给我看,我自己去就成了。”

    小看我,虽然我只是个“娘们”,毕竟会道术,放倒一两个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李璎珞虽是这么想着,却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不了到时候我偷偷跟在你后面就行了呗,料你这迟钝的胖子也发现不了我。

    上语文课的时候,李璎珞照例又是昏昏欲睡,对于有法力的人来说,语文,英语这样的语言技能简直是小菜一碟,连长得离谱又毫无意义的咒语都能背得出来的人,又怎会拼不出abcd来。

    并不只是她一个人在酣睡,语文老师早就习惯了这场面,镇定自若地继续上着课,对趴着的学生视若无睹。

    “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我让你们听课,都是为了你们好,现在不好好听讲的人,到了考试,他就不知道上课时说过的必考的内容,到了高考的时候,再不好好听讲,更是在浪费你们自己的青春……”

    语文老师姓陈,是个矮矮的中年男子,口音有些怪异,说起“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这样的浪漫诗句时,会说成“蒹葭苍苍,被褥为霜”,简直是令人不忍直视。

    此时他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祥林嫂一般地说起了他的老生常谈,李璎珞被这催眠曲叨叨得再也支持不住了,倒头便睡了下去。

    她似乎是一睡着便开始做梦了,梦中只见四周一片白茫茫的,似是盐湖周围的盐碱地一般,什么植物都没有生长,且似是在山中,远处隐隐可见云气渺茫,山风扑面而来,带着一股海水一般的腥味,很是令人难受。

    她试着向前走去,却见自己触目之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似是走不到尽头,她心中害怕,忙奔了起来,脚下的白色泥土飞溅起来,有一些掉在了她的鞋子里。

    然而她却顾不上弄自己的鞋子,继续向前飞奔,想要看见不一样的风景,看见一个活人也好。

    远远地终于看见了有几座山的样子,她忙向前走去,走到近前一看,却更是害怕。

    只见自己所在的这地方果然是一座山,然而山的边缘却是直上直下的峭壁,且方方正正的,倒似是一块光滑的积木一样。

    李璎珞站在悬崖边,反常地竟然不害怕那高度,竟然伸手好奇地摸了摸峭壁的边缘,只觉得触手光滑,温润如玉,这一整座山,竟然就是一块巨大的天然玉石。

    都说做梦是没有声音的,然而她却清楚地听见了“梆!梆!梆!”的声音,像是古时候更夫打梆子的声音,由远及近,正迅速地向她靠近。

    她若有所感,回头一看,只见一双巨大的眼睛,一个似龙非龙,似蛇非蛇,有耳朵,身上还长毛的巨蛇盘踞在她身后,正伸出了长长的蛇信子,龇牙咧嘴地对她呼着气,似乎是想要一口咬上来的样子。

    她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直直地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