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字:
    谁不喜欢得到别人的夸赞,老太太乐的前俯后仰,眉梢发颤。

    宁芝窝在老太的怀中,低眉眼顺,眼中却满是嘲讽。

    马车晃晃悠悠,颠的人左右乱颤,中途老太太还吐了好两回,大约半个时辰才抵达县城。

    到了后,同行的人便分开了,各自去办各自的事。

    宁老太拉着宁芝往前走,边走边伸脖向四周张望,直到走了很远后她才停下来,可心脏依旧跳的厉害,清晰可闻。

    虽然宁老太脾气不好,可这种缺德卖孩子的事她还真没干过。

    不,这不是缺德事,这是为了老宁家的好事!

    想通后,老太太猛然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甩开宁芝的手,彻底下定决心:“四丫,你在这等奶一会,奶先去给你买个肉包子然后咱再去买衣服好不?”

    她将宁芝带到一个人多的岔路口。

    那人牙子说,人多的地方才安全,叫她把孩子放在那就行,到时候她自有办法弄走。

    宁芝嫩白的指头松开她的衣角,圆呦呦的双眸冒着光,垂涎欲滴的咽着口水,忙把头点:“都听奶的!”

    她将一个穷苦的小女孩子面对肉包子时该有的馋,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太太心底翻了个白眼:“那行,奶去了,你可千万别乱跑,不然奶会找不到你的。”

    “我保证!”宁芝欢快的举起小手,眉眼弯弯。

    “真听话。”老太太满意的翘着唇角,矮矮墩墩的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她面前。

    当宁老太来与人牙子约定付款地点后,立即有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过来塞给她三十块钱,随后压了压帽檐,匆匆离开。

    “亲娘啊!我的钱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老太太攥着钱激动极了,咧开嘴,抬手抚着自己激动的心脏。

    妙啊!

    不但把这个小霉种给弄走了,她的钱也到手了!

    一箭双雕的老太太通体舒畅的伸个懒腰,满脸惬意,宛如卸下了重担。

    原地,宁芝瞅着她离开的方向,笑容一点点在唇角凝固,直到彻底消失。

    她知道老太太是不会回来的,肉包子更是没影的事儿。

    可知道是一回事,真当看到老太太头也不回的丢了她,宁芝的腮帮子还是气鼓了,指头攥了攥。

    她怎么能坏到这个地步?

    连自己家的孩子都能遗弃了。

    宁芝叹口气,小身板慢吞吞的爬到路边的椅子上坐下。

    她现在还不能走,她要让老太太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等老太太回到村内宣传她不见了的时候再回去戳穿真相,告诉所有人她是被故意遗弃的!

    如此这般,老太太就落了恶毒的名声。

    到时候她父母再趁机提出分家,那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村民们不但不会没有人骂她爹娘不孝,还会大力支持他们分家!

    这就是宁芝所谓的将计就计!

    日头微晒,坐在椅子上的小姑娘额角已沁出细密的汗珠,她捡了根狗尾巴草放在白嫩的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玩,狡黠明亮的眸子正瞅着周围的环境。